失憶的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甜甜的石頭

陰陽師御澤x妖怪澤村

倉持正在廚房裡做著甜餅,為了塞住小柴犬吱吱喳喳個不停的嘴,御幸正在房間做著工作,為了避免影響工作,或者說,避免御幸不想工作,帶著小柴犬去山林裡遊玩,將小柴犬隔離有其必要。

所以榮純一個小傢伙就蹲坐在倉持旁邊,一個木碗裡裝著麵粉、一個木碗裡裝著水,榮純玩著麵粉玩得不亦樂乎,兩隻白白胖胖的小手掌滿是麵粉糊,偶爾還喊倉持幾聲,露出傻呼呼的笑容。

倉持發好麵團,把榮純叫過來,示範了如何將麵團拉出一個小洞,將糖餡放進麵團,再搓圓表面,一個一個白胖的小麵團粉嫩嫩的站在桌上,小巧可愛。

小小的食指在麵團上戳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倉持覺得那個洞彷彿是鑽在自己頭上,有點無語、有點頭疼,仍是默默看著那小小的手放進了比自己教學兩倍大以上的糖餡,倉持覺得甜得牙疼,再看著白胖的小手將麵團補得凹凸有致,一雙閃亮亮的大眼轉頭看向自己,他咬牙忍痛違背良心:

「⋯做得⋯很好⋯」

一句讚美換來可比陽光燦爛的笑容,讓倉持也忍不住微笑起來。

「吶吶吶!御幸!御幸!你看!」

咚咚咚的腳步聲從迴廊的一邊傳來,一手撐著下巴,表情百無聊賴的青衣男子,一手隨意翻閱書籍,在聽見腳步聲後,眼睛彷彿裝滿整座銀河的星星,閃爍而奪目。

腳步聲在紙門之前突然停止,紙門被一個小個子打開,金色的光束突然照亮房間,彷彿小個子帶來了陽光普照。

「榮純要我看什麼呢?」御幸把奔跑過來的榮純抱進懷裡,低頭看著小個子,然後忍不住噗哧一笑。

小柴犬的臉頰上有著麵粉的痕跡,一定是太認真才會沾了臉卻不自知。

「你笑什麼!」榮純馬上鼓起臉頰,生氣的看著御幸。
「你再笑就不給你吃啦!」

「欸⋯有什麼好吃的呢?我工作好久肚子好餓好餓啊!」

看著垂眉可憐兮兮的御幸,榮純馬上就忘記自己還在生氣,立刻關心起看起來很餓的御幸,他忘了,他跟御幸也不過剛吃完午餐幾個鐘頭,哪有可能餓得受不了。

「這個!我做的!要給御幸!」榮純從懷裡拿出紙包,小心拆開包裝,露出白白胖胖的甜餅。

御幸將榮純做的小甜餅掰開,但由於榮純施力的手勁不同,導致麵團成形有些問題,所以御幸掰開了不同大小的兩半,他拿過小的那一瓣輕咬了一口,因為糖餡過甜而皺了眉頭,再來是硬得牙齒發疼。

「不好吃嗎?」剛剛倉持給他試吃的甜餅,又酥又好吃啊!可是御幸卻皺起了眉頭⋯

「怎麼會!只是覺得味道很特別!」

看著另一大半的甜餅,御幸突然笑得比甜餅還甜,在宅邸另一側的倉持突然感覺一陣寒意從腳底升起,他搓了搓手卻毫無暖意,渾身發冷。

御幸對榮純勾勾指頭,榮純爬上御幸的大腿抬頭看著御幸,指頭偷偷在御幸腿上抹了抹,糖粉落在他衣服上,御幸看了也不生氣:
「倉持教你做的餅吧!不請你的師傅吃一下嗎?」

榮純想了一想覺得非常有道理,伸出雙手接過甜餅,認真的對御幸點了點頭,然後捧著甜餅咚咚咚的跑去宅邸另一方找倉持。

倉持看著榮純清澈乾淨的雙眼,無法吐出拒絕的話語,只好接過兩隻小手畢恭畢敬遞上的甜餅,放入口中咀嚼。

式神進食不是必要的,倉持進食一開始只是為了陪御幸吃飯,否則小時候的御幸,在本家都是一個人吃飯,略微吃飽就不再進食,整整比同齡的孩子小了一顆頭,自從自己開始陪御幸吃飯,御幸似乎吃得比較香,他也就養下了習慣。後來是興趣,在廚房裡弄點御幸愛吃的,御幸現在長得高大英挺,他可有一大半的功勞。現在是常常在小廚房裡弄榮純愛吃的。

雖然式神進食並非必要,但他是有味覺的啊啊啊!這是有甜味的石頭嗎?!

倉持無聲的吶喊在宅邸上的天空無奈的盤旋。

倉持決定廚房是他的地盤,再不讓榮純越雷池一步!

而榮純看倉持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自己覺得很開心,然後說:
「晚餐我也來幫忙!」

倉持一瞬間臉都要黑了,被糖痲痹的大腦突然找不到理由正當拒絕,只得吶吶的應了聲。

夕陽西下,炊煙裊裊,宅邸今天又是個溫暖和睦的一天。

---

二月就想好的,卻苦無腦汁可以寫,今天突然想起倉持無奈的神色就⋯

一切真是感謝倉持啊!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