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to be the light 02

職棒御幸x學生澤村

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投球特色是控球精準,第一球是誘使出棒的外角球,但是在好球帶中,所以仍是出棒打成了界外!將對方漂亮的好球破壞掉,消耗投手的投球數,也是策略之一。腰部帶動全身的力量,球棒的軌跡在瞬間變成殘影,擊中球心的聲音清脆響亮,球漂亮的落在右外野,壘手來不及反應,御幸順利踩上二壘。

觀眾席上歡聲雷動,現在是九局最後的反攻機會,今天的戰局在兩個隊伍拼搏中互有進退、比分不斷超前彼此,難以判斷究竟是哪一隊獲得勝利,以觀眾的立場,這是一場精彩絕倫的比賽,以御幸的角度而言,這是一場檢討改進空間過大的比賽。

御幸站在壘包上,伸手摸了摸帽簷點了兩下,告訴監督跟壘指自己準備好隨時跑壘,他的目光現在只專心看著打者,這球可以不必是全壘打,只要一個安打,他就可以跑回致勝分。他看見球棒輕觸球心,一個箭步,他感覺自己風馳電掣,一個晃眼,球場白色亮眼的探照燈在眼前閃爍,幾個畫面輪轉,他已踩上本壘板。

御幸從體育記者的麥克風下逃走,拿起包包走進更衣間,這才有空拆下打擊手套,然後拿起毛巾擦拭滑下額際的汗珠,勝利的喜悅,只在眼睛一閃而過,緊抿的唇線,表現出他深深的不滿意。

是的,最大的問題是自己。王牌投手不斷的在投手丘上搖著頭,對著他的暗號、他的配球。即使是冠絕全聯盟擅長打這種球路的打者,王牌依然堅持要投,堅持正面對決,完全以球威壓制!他不討厭正面思考的做法,但是更喜歡有效的辦法。他不願意完全壓抑投手的高漲情緒,也不願意投手完全自我中心主義,所以不斷拉扯到第五局,監督換上中繼投手。至此,戰局才開始漸漸推進。

御幸換下隱形眼鏡,戴上黑框眼鏡,又揉了揉眉心,說真的,職業棒球比賽因為時間長本身就耗費體力,今天又特別損耗心力,他決定今天搭計程車,他要回家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再回來趕上球隊的移動。

「御幸!監督找你!」球隊另一位捕手中村慢慢的走過來,拍了拍御幸的肩膀。
「今天也辛苦你了!」中村苦笑了一下,這位王牌投手的性格,真是捕手群的小災難,也就御幸這種堅毅的性格可以在場上跟投手拉扯。大多數人就順了王牌投手的想法,可能被打爆,可能被球威壓制,穩當的度過一局,御幸這個後輩,更加積極,不願意做這種沒意思的博弈。

御幸忍不住笑了一下,中村是相較於自己很能體貼投手狀態的捕手類型,竟也有這種感覺,看來今天這組投捕在場上的表現,在場下看也是十足夠嗆啊!

從高處撒了一些鹽巴跟胡椒,蒸騰的熱氣帶來濃郁的香氣,誘人食慾,御幸用煎鏟將雞排翻了個面,並且將小鍋裡調好味道的醬料用湯匙在瓷盤上輕輕一抹,又從香料架上拿出一罐香料,灑在雞排上,雞排此時煎得金黃酥脆,起鍋後放在瓷盤上,御幸隨手放了一點香料葉,擺盤精緻得像餐廳端出的菜色。

御幸拿著瓷盤放到客廳桌上,直接盤腿坐在地板,他看著玻璃杯裡微微冒泡的金黃色酒液微微出神。

昨天賽後監督找他,要御幸下二軍調整一下,雖然有著二軍投手群有幾個有趣的小子讓他稍微去指導一下的合理理由,但是莫不是他無法好好引導王牌投手的懲罰?

中村前輩在更衣室裡等到御幸回來,知道御幸下放二軍,露出了極其微妙的表情。

「你下二軍調整,只是因為不能懲罰神谷吧⋯王牌投手下二軍。可會變成大新聞啊!你也知道,你暫時不在,我就是正捕手,這個我是很高興⋯不過神谷他⋯唉⋯」中村一想到王牌投手變成自己的責任後,喜悅了一秒表情就變成憂愁。

「中村前輩,這種投手一但磨合成功⋯」御幸眨了眨眼,接著說:「可是我們捕手最大的成就感啊!」

話說得好聽,自己目前也是沒磨合成功,御幸用力的切了雞排,憤恨的咬了一口。

他不是討厭神谷,不過從過往經驗他暫且找不到跟神谷磨合的方法。高中生的時候,帶領後輩投手,狀態不佳的時候,他當真會站在投手丘上逼後輩下場,單淘汰賽制不容許一人的任性。職業賽就是球隊今天輸了,明天球隊還會再上場,所以神谷更加專注自己,反而不著重球隊整體,有時候想跟他搭幾句話,神谷就悶著臉色說前輩,晚安,馬上轉頭就走,中村也好,自己也好,無人例外。

這種乏力的時刻,腦海裡突然浮現的,是那個在夜風裡迎風佇立的小投手,是那雙夜裡仍流光瀲灩的金色眼眸。

御幸輕啜了一口酒,站在窗邊撥開窗簾,外頭陽光正好,監督給他放了一天假,他沒想出門,只想好好給自己做一頓飯,調整一下心態。職業球員,起起伏伏很正常。他高中一畢業,一年不到就晉升一軍主力球員,幾年來都成為球隊的正捕手,已經十足幸運啦不是?

重新調整一下步伐,也沒什麼不好!

隔天一早,御幸背著包走進了訓練場,教練們沒特別說些什麼,也沒跟二軍成員介紹,而是讓御幸直接進更衣室,跟著隊員暖身、繞著訓練場跑步,之後直接分組練習。

沐浴在陽光下,聞著青草芬芳的御幸一也,落在行列的最後一個,卻心情悠然自得。他一開始就看見了,那雙金色眼眸的主人,在更衣室裏就對著自己探頭探腦。

不需要那張便利商店排班表了!

夜裡偶爾想起時,他再也不會被情緒淹沒,如同滅頂的人試圖奮力向上伸手,手指卻只能抓空濺出幾滴水珠,只得默默被名為遺憾的心情拉進湖底。

御幸一也,露出數月以來,第一個真心的微笑。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