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的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to be the light 03

澤村背起行囊,環視住了四年的房間,窗戶邊上的風鈴正迎風搖曳,發出清脆的響聲,他趨前取下風鈴,從長野一路跟著自己來到東京,除了棒球,還有這個他原先掛在長野房間窗邊的風鈴。

迷惘的時候,他會躺在窗邊看著藍天,當風鈴搖曳生著節奏的時候,他會覺得自己好像翻山越嶺,回到原點。

澤村到了球隊宿舍後,他分配到的房間格局跟大家都一樣,一房一廳,不過採光特別好,所以他愉悅的打開背包,取出風鈴,不過西式的格局讓他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可以掛,只得先掛在窗邊的書桌上,打開窗戶的時候,鈴聲依然隨風擺盪,雖然還有點不安,不過熟悉的聲音讓自己有那麼一點點塵埃落定的篤定感。

他的東西不多,衣服掛進衣櫥、小東西簡單歸位,他就完成了搬家的工作,還被同期進來的隊友拉去幫忙整理房間,最後被請了一碗丼飯作為謝禮。丼飯沒什麼特別的,不過同期的二壘手小野是個有趣的人。他很少遇到比自己還熱情的人,小野是第一個,每天早上起床就跑來敲自己的門,跑跑步、傳接球,總之,是他同期生裡與他最常一起活動的隊友。

二軍的正捕手福山是個非常體貼投手的人,跟教練一起開了菜單,讓澤村再鍛鍊鍛鍊身體素質,他才知道在教練跟福山眼裡自己還算是稍瘦,還要再添點肌肉才夠應付職業棒球的強度。

「你也不需要太心急!這些菜單好好做,不多久就能夠讓你的球威增加的!」

細長的眼睛微微眯起,溫和的笑意在福山嘴邊泛開,讓澤村更覺心裡踏實,正捧著菜單要轉身離開時,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門口,福山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露出驚訝的神色,驚喊出聲。

「御幸前輩!」
「喲!早!教練要我來二軍調整一下。」

福山馬上迎上前去想引導御幸,御幸擺了擺手,笑著說:「幫我找個置物櫃就好,這裡我以前也熟啊!」

福山幫忙找了個空的置物櫃,心裡無奈的笑著,御幸才來個幾天就升上一軍,怎麼可能熟悉二軍的休息室啊!不過他只帶著澤村在門口稍微等了一會兒,御幸便換好衣物走了出來,三個人前往練習場。

澤村在兩位前輩後面跟著,眼睛微微發光,欸!是那個御幸一也耶!那個被譽為青道救世主的天才捕手,在甲子園裡奮戰的身影,早在他內心留下深刻的印象,進而成為御幸一也的球迷!

啊!認識那個上班族捕手也是因為御幸一也的雜誌呢!

說起來沒能好好跟上班族捕手說聲再見、以後請期待我上一軍等等之類的話,實在非常可惜!

澤村一邊跑步暖身一邊搖頭,內心覺得萬分可惜!

「新來的!你是那個位置的?」澤村聞言轉頭,差點一口氣提不上,天啊啊啊是御幸一也!御幸一也居然和我說話!

「前輩⋯我是⋯投手!」跑步差點岔了氣,澤村難得沒有聲音嘹亮、中氣十足的回應,而是稍微有點氣息不穩、斷斷續續的回覆!

「嗯⋯那這樣的話,自由練習時間,進牛棚投幾球!我來看看!」

澤村榮純覺得自己像風箏,就要飛向遠方,飄飄然的!一時之間差點忘記應答,御幸一也居然直接長臂一伸,扣住澤村的肩膀,細長的風箏線被拉住,澤村被帶往御幸的方向。

「欸!不願意投給我接嗎?有這麼神秘的球路只能給福山看嗎⋯」

前面跑步的福山無奈的笑了笑,加速往前邁進,表示完全沒有想參與談話的意願。澤村慌慌張張的搖動雙手,千萬不能給御幸一也留下不好的印象啊!只見御幸一也哈哈大笑,揉亂了澤村棕色的髮絲,隨即放開澤村往前跑。

「我⋯我會投出最棒的球給前輩接的!」

御幸一也聞言轉頭看向澤村,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沒有開口就又轉頭繼續跑步。

暖熱的陽光照耀,涼風徐徐,澤村心裡的風箏不斷飄蕩。

澤村站在牛棚裡,仔細聽著御幸的說明,投手要能夠投出捕手指定位置的進球,才能共同完成一個進攻的戰略。而這是他跟偶像的第一次合作,也許能開展的是很多次合作的起手式。

「你先投幾個直球,也讓手臂再更暖一點!然後你再投幾個以前常用的決勝球讓我看看!」

澤村記下御幸一也要求的順序,然後走向定點,他踢了踢腳下的紅土,然後回歸守備姿勢,右腳用力向前一踏,左手臂風旋電掣的往前揮出,從柔軟的指尖被拋出的小白球旋轉著漂亮的弧線在空中盤旋,一瞬便落到了對面張開的手套裡。

「好球!」

在這一瞬間,澤村榮純突然有一股熟悉感在心底升起,這一聲稱讚他不是第一次聽到,但這低沈沙啞的嗓音,並不是第一次聽到⋯

「你應該多做一些重量訓練,下半身的穩定度提高,會更有球威!」

「福山前輩跟教練有給我一些練習菜單⋯」

「這樣很好!好好練習!我很期待!」

澤村乘著這句話的期待,完全遺忘了對這把低沈嗓音的熟悉,只是一個勁兒認真的做著練習,除了團體訓練,也在重量訓練室認真的加強下半身的肌肉力量。他躺在器材上,運用雙腿的力量將鐵板用力往上推,速度緩和而有頻率,細密的汗水在額間聚集,再緩緩滴落到棕色的髮間。

一個陰影配著腳步聲漸漸靠近自己,看到那人的臉,澤村差點軟腳撐不起鐵板,只能發出一聲驚呼!

「你!」

來人是那個上班族捕手,熟悉的黑框眼鏡掛在他的鼻樑上,上揚的嘴角顯示來人的心情輕鬆愉悅,確實是剛洗過澡的一身清爽,確實應該自在舒服!

「嗯?是我啊!」御幸一也朝澤村丟了一條毛巾,眼角微微眯起。

「你怎麼會在這裡?」

熟悉的兩個面孔模糊的在腦海裡浮現,但澤村一時間還是無法瞬間連結這莫大的訊息量。

「我跟你不都練習了一整天?你現在才問這個是不是太晚?」御幸一也心情很好,好得他都起了逗弄別人的心思。

「不是啊!你不是⋯不是上班族?」

「嗯?誰這麼跟你說的呢?」御幸一也扯開嘴角,幾個月間的煩躁彷彿不曾存在,彷彿他一直都是如此自信而有餘裕。他將毛巾一股腦兒揉進澤村汗濕的髮絲,然後說著快去洗澡吧!請你吃拉麵!

澤村榮純跟著御幸一也走在往拉麵店的路上,還覺得一愣一愣的⋯那個常常陪他投球的上班族,居然就是他一直很崇拜的御幸一也!他覺得難以理解又覺得有一點幸運!

涼爽的夜風吹襲,星星開始漸漸閃耀的這個時刻,澤村榮純有種感覺,御幸一也,將不只是一個遙遠的偶像,而是一個他將與之並肩作戰的隊友!搭檔!

他從來沒有覺得夢想如此接近,伸手彷彿真能觸及!


*有人跟我說坑了也沒關係,所以我之後要放開自我(喂)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