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的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婚後記事


*第一次寫周葉,希望會被喜歡啊!

*兩個小段子而已

1.

一個七歲的小男孩坐在地上,小手翻弄著不曾參與的過去,那是一本相冊,上面的照片都是一個白皙俊秀的男人,或站或坐、一個人或在人群中的樣子。

「生生!下來準備吃飯囉!」

廚房傳來一個溫和卻有點懶散的聲音,小男孩聞言立刻蹦跳著下樓,窗外吹來一陣風,輕輕撥動了頁面,最後一張照片,是一個軍裝筆挺的英俊青年站在俊秀男人旁邊的合照。

隔壁房間傳來腳步聲,青年路過孩子的書房,看到地上的相冊,無奈的笑了笑。那是他單戀男人的時候,一同工作時偷拍的相冊,裡面有眾多男人的照片,卻只有極為罕見的一張合照。男孩自從發現了這本相冊總是趁自己上班的時候偷偷取出來看,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喜歡。

他走向餐廳,男人已經安頓好孩子準備吃飯,聽見腳步聲,男人抬頭對他輕輕一笑,這個笑容他求之多年,得之後每每得見又為此動心。



「小周?發什麼呆呢?是不是該叫馮老少派點工作給你?」



葉修看著站在門口呆呆的周澤楷,知道每每出任務回來,小周補眠到早上總是如此,有點呆又有點⋯可愛⋯只有他可以看到這樣的周澤楷,忍不住又是一抹笑意爬上嘴角。



「嗯⋯不用⋯」說不用就是真的不用,多年的婚姻生活讓葉修明白,他在周澤楷面前放下早點,便轉頭看向孩子。

周澤楷在桌前坐下,細細品味許久未見的愛人側臉,在他看來,男人從未被歲月改變容顏,仍是他少年時期就喜歡的五官與輕鬆寫意的笑容。



時間流逝,唯一不變的是自己對葉修的愛。



2.

「為什麼我叫生生?」



葉修愣了愣,一時半刻之間未能馬上回神。



那時候周澤楷正在工作,忙著趕完所有事情回來陪產,然而工作卻沒辦法很好配合,臨時底下的人出了問題,他跟江波濤立刻趕著出遠門去處理,臨行前撥了電話給葉修。



「成啊!反正葉秋看著呢!別急⋯小傢伙會等你回來的!」



安撫完周澤楷的那天深夜,小傢伙就開始蹦跳著想出門了!他不過起身上個廁所,羊水就破了,把葉秋嚇得!匆忙被葉秋送到醫院,小傢伙又不急不忙了,只有些微的陣痛,葉修甚至還能吃些餅乾,無聊用葉秋的手機玩遊戲打發時間!



最後醫生還是替他打了催生,疼得不行,但他還記得攔住葉秋別通知周澤楷,他不願意周澤楷忙中出錯。



他扯著葉秋的手收收緊緊,指頭泛白了,額上盜著汗,撐了十多個小時的陣痛,出著最後的一股力量後,他聽見一聲清脆的哭聲,眼眶忍不住泛紅。



孩子被放到他胸前時,孩子已經不哭了,只是嘴裡吃著手指頭,安安靜靜的趴在他身上。



「這麼安靜是像了誰啊?」葉秋笑了笑,忍不住伸出指頭碰了碰他哥的孩子。



「像小周吧!」葉修雖然疲倦不堪,但是懷裡抱著懷胎十月的孩子,仍是捨不得放手、捨不得休息。



「想好名字了嗎?」

「就叫聲聲吧!你過幾天幫忙去報戶口吧!」別像他爸爸一樣,半字不吭聲啊!



然後葉秋以為是生生不息,就寫了「周生生」三個大字,從此名字塵埃落定。



「因為生生不息啊!」

其實連他親爸周澤楷也不知道,這是葉修心底的秘密,不能說,千萬不能說!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