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海生館

職棒御幸x大學澤村

1.
喇叭鎖靜靜的轉了一圈,門悄悄的被推開了一條縫隙,一雙咖啡色的眼眸一閃而逝,澤村榮純閃進房間,躡手躡腳的,深怕吵醒大床上熟睡的御幸一也。

當眼睛適應了黑暗後,澤村才突然發現大床上空無一人。他頹然倒在床上,不得不承認,社會人士跟學生的生活真的很難配合。即使一個月前就約好,御幸可能也因為比賽的延長加賽而無法如期趕回公寓。學生身分的自己,也因為讀書會的關係,好不容易才搭到末班車回家。

兩人生活彷彿大海中不同種類的魚群,各游各的,偶爾交會,也只能看見彼此鱗片上閃耀著光芒,璀璨奪目卻有點陌生。

上次跟御幸一起在床上迎接早晨,是何時的事情了呢?澤村在迷迷糊糊中想回算一下時間軸,意識因身體的疲倦瞬間寂滅,沈沈睡去。
2.
御幸趕回自己跟澤村的家,進到他跟澤村的房間,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和衣而睡的澤村。他知道澤村升上大學後,功課的壓力接踵而來,自己隨隊伍旅居客場出戰的時候,總是擔心澤村,對生活過度隨意。

今天,是一個月前跟澤村約好去看澤村期待很久的電影,兩人挪時間挪來挪去,最後才訂了這部電影的最後一場午夜場,不過最終仍是錯過了!

御幸的手指覆上澤村熟睡的臉龐,描繪著柔軟的輪廓。對他來說,不能好好看一場電影其實沒什麼,他在意的是澤村是否在意這個承諾,沒有兌現⋯

在這延長到第十四局才勝負立分,如此漫長的一天,睡前的一眼,是他的小投手的睡顏,其實他也就感覺滿足了!御幸將雙臂收緊,將澤村擁入懷裡,閉上雙眼。

3.
陽光緩緩從未合攏完全的窗簾洩漏進來,爬上澤村的眼皮,長期鍛鍊的身體,讓澤村只要伸個懶腰,其實就可以全面甦醒,但他翻了個身,決定忽略生理時鐘的呼喚,順從內心的渴望,再給他十分鐘⋯

「還不起床嗎?」澤村感覺到床往下陷了幾公分,御幸坐在床沿,把澤村的臉從棉被海中撥開。
「不要⋯」
「昨天已經沒看成電影,還要再睡掉一天嗎?」御幸故意帶著濃濃遺憾的語氣,看著澤村的眼睛從閉眼轉成瞇眼,最後變成了貓眼。
「啊啊啊啊!都是讀書會害的啊啊啊!」澤村被一語中的,整個清醒過來,抓著頭在床上翻滾!

「去海生館嗎?你之前很想去的!」御幸看著在床上滾來滾去的澤村突然停住,貓眼變成閃耀光芒的金色眼眸。

「好耶好耶好耶!」

雖然御幸更希望可以在公寓裡跟澤村享受獨處的時光,不過看見他的小投手閃閃發光的眼神,讓御幸覺得,偶爾一起出門也還不錯!

4.
御幸在澤村強烈的要求下,摘掉了常戴的黑框眼鏡,換成隱形眼鏡。以避免公眾人物出門,產生粉絲見面會的困擾。

「果然是帥哥啊!戴不戴眼鏡都好看啊!」澤村坐在副駕駛座,側頭看著御幸。

「欸~~~這是讚美男朋友嗎?重新愛上我了嗎?」

「才沒有!而且不要在外面亂講話啦!」澤村瞬間炸毛!

「可是是你比較大聲喔!」
御幸偏頭偷偷笑著說,果不期然,澤村一聽又急又不敢說話,把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巴,明明是在自家車上,不知道他在顧慮哪裡來的別人⋯御幸笑著伸手搓搓澤村柔軟的咖啡色頭髮。

「你專心開車啦!」澤村抓住御幸伸過來的左手,放回打檔桿上。放手前,突然感覺一陣不捨,真的很久沒有好好牽著御幸的手了啊!在御幸的手指上摩撮了兩下,澤村才將手收回。

5.
半個小時前,車子一下交流道,昏睡過去的澤村,因為車速與離心力的關係,澤村馬上就清醒過來。看到公路旁湛藍的海水,蔚藍的天空相接於無際的遠方,心情頓時寬廣起來。

澤村從小就特別喜歡大自然,他所成長的故鄉:長野,有三大山脈、六條主要河川、四個出名的湖泊,但就是沒有海。

他熟悉山林嚓嚓的葉片聲、陽光隔著葉片灑落在小徑上不規則的光點,就是不熟悉海浪一波波碎裂在石頭上的聲音、陽光瀲瀲在海潮上猶如魚鱗般的映射。他熟悉在山林間尋找甲蟲、溪流間釣魚,但並不熟悉在海邊追逐著浪花、拾著貝殼。

澤村當然並非從來不曾看過海,只是這是他第一次跟御幸來到海邊。

交往以前,他們所熟悉的地方是球場,是投手丘跟本壘板的距離,面對面的視線直視、交往以後,最常去的是公寓附近的超市,一起併肩而走,御幸微微偏頭看著他的視線交會,跟球場上的緊張情勢不同,溫暖平和。雖然一起去採買生活用品,並不是不快樂,但這次一起遠離都心,彷彿離開了生活面難以疊合的情況,這是很不一樣的。

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澤村早上時常趕著上課,看見御幸疲倦的睡顏,只能偷偷在他的臉頰蓋上一個不捨的吻便帶上門風風火火出門去了。下課後趕著回來,御幸也得趕去球場做賽前練習,時間若充足,也許可以一起吃個午餐,但常常是連面也見不到的。坐在電視前,看到比賽中的御幸,時間的總計恐怕還比較長⋯

所以,澤村真的覺得這片大海,讓他的心頓時開闊了!

6.
到達目的地已經是早上十點多,御幸將車穩穩駛入停車格,忍不住笑了出聲。

澤村一聽到御幸的笑聲,本能反應是御幸又想捉弄他了,努力抑制自己不要瞪大雙眼、不要炸毛,這是一個多美好的時光,不要被輕易挑撥!

「幹⋯幹嘛啦?」澤村閃避著御幸從駕駛座伸來的雙手。

「心情那麼好啊!」御幸輕鬆自在的突破澤村的防守,左手環住澤村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收緊手臂。

「那⋯那當然啊!長野又沒有海!」絕對不能輕易說出口,只要跟御幸在一起,其實就很開心,更別說出了趟小小的遠門。

「唉⋯也不想想某人睡了一整路,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開車⋯昨天比賽又打很久,真的好累喔!」御幸故意將頭靠在澤村肩上,深深嘆了一口氣。

「!!我看我還是找時間去學一下開車吧!這樣我們就可以換人開車了!」

「我是說我很累,所以我想要一點回報!」

「回報?」澤村完全不明白御幸的想法,頭微微偏右,下巴輕輕擦過御幸的頭髮。

「嗯⋯我只需要這樣而已⋯」御幸坐直身體,轉頭輕輕的吻住了澤村。澤村因為驚訝而張開了嘴,御幸便趁勢吻得更深。

7.
御幸撫著有點發紅的臉頰,無奈的跟在澤村身後三步的距離。

明明是個很不錯的氣氛,而且是貼滿烏漆抹黑隔熱紙的玻璃,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只是偷了個吻,澤村仍然認定這是公共場所,立即反手甩了他一掌⋯

也不想想投手的手勁有多大⋯

澤村說話的聲音很大,動作也很粗魯,但交往這些年,御幸清楚知道,澤村對感情非常害羞,不若外顯性格上的奔放。即使只是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轉頭輕輕吻過他的臉頰,澤村的耳朵也會輕易紅成一片。

不肯在外面有一丁點的親密接觸,固然是顧及御幸的職業選手身分,但更多的原因是因為澤村害羞,即使只是走在無人的小路上牽個手,澤村也會甩開他的手閃得遠遠的。

「御幸御幸,你快點來!」陽光灑落水面,搖蕩的水花讓折射的陽光在澤村臉上一閃一滅的。

「什麼啊?」御幸往前走了三步與澤村並肩。
「你看!是沙丁魚群耶!」沙丁魚群數量驚人,魚身閃耀著銀光,在巨大水箱中游動,確實是相當值得注意的一幕。

「喔!是吃的耶!」不過現在再如何閃耀,在御幸眼裡,沙丁魚終究是食物的一環。

「你還真是⋯難道肚子餓了嗎?啊!有魟魚耶!」

海生館除了走道兩側的水箱,其實連走道也是水箱的一環,魚兒們便能從這個水道來去。一隻長約一米七的魟魚,正游過兩人的腳下,只有在電視上看過的生物躍然出現在眼前,連御幸也忍不住跟著讚嘆。

8.
往前走幾個區域,澤村幾乎黏貼在水箱玻璃上,遲遲不肯離開。

令澤村如此著迷的,是背脊像彎彎笑眼、顏色如同即將落下的月亮,灰藍的海豚。海豚並不是一直都肯靠近澤村這面的玻璃,常常只是從上而下、隨意的繞著水池一圈、再由下往上提升高度,然後再由上轉下,重複這樣的洄游。

雖然海豚真的很可愛,不過一直這樣繞圈圈,御幸看得也是頭都暈了。但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眸,跟著海豚的洄游,更加迸發著光芒,令御幸幾乎轉不開眼。

站在投手丘上的澤村,吹著左手手指上的止滑粉後,挺直著腰背,眼神充滿鬥志的望向自己,確定好暗號後,右腳高高抬起,左手手臂用力揮出,小白球便從澤村的左手手指飛射而出。

「我一定會往你的手套投出最好的球!」

從那之後,御幸便無法移開視線。

9.
「上面好像可以直接跟海豚玩耶!」
御幸翻了翻手中的導覽書,一句話最後終於把澤村從玻璃前拔除,真的很對不起清潔人員,玻璃上面都是澤村的手印。

海豚躍出水面後,跳到平台上,看看訓育員手上的魚,便用腹部肌肉一蹬一蹬往前,吃到了魚之後,就馬上往前水面滑行,撲通一聲入水!

「怎麼跟海豚玩啊?」

「我看看⋯好像是去旁邊那邊申請⋯」

「走吧走吧!」澤村馬上拉著御幸的手往報名處走去。

畢竟是平日,洗完雙手,等待不多久就輪到澤村跟御幸到水池邊跟海豚互動,訓育員拿了生魚遞給澤村,澤村滿溢興奮的聽著訓育員說明注意事項,然後他突然發現御幸站在門邊,只拿著相機準備拍照。

「御幸你不喂嗎?」

「我的給你喂吧!」

「欸欸這可是很難得的體驗耶!」澤村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御幸。

「你小聲點!海豚對聲音很敏感的!」御幸皺眉蹙額的看著澤村,讓澤村馬上閉上嘴巴,一時間忘記了御幸不一起跟海豚玩的事情。

御幸確實不特別想跟海豚互動,因為他自小特別不受動物的歡迎,大概是性格擅於觀察、長於對決,這些特質適用於棒球比賽,卻不適合跟動物相處。動物本能的就會繞開御幸,而貼近澤村。

御幸唯一主動想靠近的,就是很像柴犬的澤村了!而且,一隻就夠了,多的不需要也不想。

鏡頭中的澤村,期待的流光閃過眼眸,上揚的嘴角都顯現了高昂的興致,用手中的生魚吸引了海豚靠近後,訓育員讓澤村餵食海豚,還伸手摸了摸海豚的背脊,奇異的觸感讓澤村的眼睛瞬間瞪大。

「御幸你真的不要摸摸看?很好玩喔!」一種微妙的塑膠感,可是是活生生的動物哦!

「不用了⋯」御幸只是一直按著快門,紀錄澤村每一個表情,生的,真的只需要澤村就夠了!

「欸~這麼難得的說~啊啊啊!」澤村愛不釋手的摸著海豚,但海豚畢竟是水中生物,不耐澤村的體溫,輕輕回身便跳入水裡,濺起巨大的水花,澤村瞬間便與乾爽兩字道別。

「哈哈哈!這也太有趣了吧!」

御幸看著鏡頭裡的澤村從好奇的神情,瞬間轉為驚恐,啊!現在是漲紅著臉,生氣了!按著快門的手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瞬間,但也許每一張照片都會糊掉,因為他實在笑到肚子痛,無法握穩相機!

御幸臉上的笑容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另一隻海豚突然竄出,水花四濺,澤村的衣服變得更溼,御幸也逃不了水的洗禮。

「哈哈哈,御幸你看看你!」

10.
駛回東京的路上,兩人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現在穿的是海生館紀念T-shirts ,澤村胸前是一隻Q版小海豚躍然海面的可愛模樣,御幸胸前則是一隻Q版鯊魚,澤村還順便買了一隻海豚絨毛玩偶,正抱在胸口。

「等DVD出來,我們再借回家看吧!昨天那部⋯」

澤村看著窗外淡淡的說,夕陽灑落在城市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建築物彷彿散著光暈,微弱但是美麗。

「嗯⋯抱歉!昨天沒能趕上那場電影。」

「抱歉什麼啦⋯我其實也沒來得及啊!」

澤村轉頭看向御幸,抬起右手貼附在御幸放在排檔上的左手,右手上小小的細繭摩挲著御幸的手背,熟悉的薄繭在自己手上也有很多,但這一種親暱感,不同於過去戰友的情誼,而是一種要一直並肩而行,永恆相伴的情感,在內心不斷湧出。

「御幸⋯」

「嗯?」

「我愛你!」
御幸因為開車,只能偷個一兩秒轉頭看著澤村,明明背對著夕陽,明明臉龐因為背光也不甚清楚,但棕色的雙眸卻比夕陽還要閃閃發亮。

「不管還有幾次約會約不成⋯」

「抱歉⋯」

「我還是會一直愛你喔!」澤村輕輕的笑了一笑。

澤村不會說什麼動人的情話,但永遠都是一顆旋轉夠力、又乾淨俐落的直球,不是直直落入自己蹲在本壘板上左手的手套,而是重擊了自己的左胸,在內心深處不斷滾動⋯只要澤村說出口,便是真情摯意。

御幸將左手掌心朝上,緊緊握住澤村的右手,十指交握。

太陽沈落,星子開始散發淡淡光芒,白天結束,黑夜降臨,是永恆不變的定律。不論幾個太陽起落,身邊只要有你,我便能不斷前行。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