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come back to me
職棒御幸x大學澤村

1.
夜色如濃稠的黑色顏料,畫筆用力塗在城市每一個角落,街角的路燈也只能照亮小小一方,無力抵抗。

「啊啊⋯又搞到這麼晚⋯」

澤村收好背包,離開研究室,走入夜色之中,此時此刻大概只能奢望一下堤防邊的拉麵攤可能還開著⋯

家裡的冰箱,從御幸在家時庫房滿盈的狀態,已經變成空空如也。御幸習慣出門前,做許多微波爐料理冰在冰箱裏,以避免不擅料理的澤村常常在便利商店解決三餐。

御幸出發客場兩個系列戰前,也預備了不少料理,不過戰備儲糧在今天早上,全部吃光光了!

「太大意了!我真是太大意了!」澤村走在河堤上握拳低吼了一句。

可惡的客場系列戰啊啊啊!
還有兩天,御幸才會回到東京啊⋯

2.
澤村坐在沙發上擦著頭髮,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只有一個人會在這麼晚的時候打來,澤村慌忙的接起電話。

「喂喂⋯」

「是我⋯回家了嗎?」冰涼的金屬體傳來澤村想念的,御幸ㄧ也的聲音。

「回家了啦!都在吹頭髮了!倒是你,明天還有比賽,怎麼不趕快睡!」

「聽聽你的聲音就去睡了!」御幸的聲音因為疲倦顯得有點溫柔,不如平常想欺負澤村時,聲線會比一般講話時,再微微上揚,此時的聲音微微沙啞,也像某些時候,被情慾燒灼的暗啞。

「很累就趕快去睡了吧!」

「嗯⋯今天大學球隊練習很晚嗎?上次你說要給我看看的新球路呢?」

「沒有喔⋯考試週停止練習喔!」

「哈哈⋯那你還很晚回家!難道是太笨,功課做不完、考試抱佛腳?」

御幸隱去了一個哈欠,不管說些什麼都好,既然撥通了電話,便捨不得結束。

「哪有啊!是功課真的很多啊!而且明天下午有一科,如果被當就完蛋了!」

御幸可以想像澤村在東京公寓的沙發上,不服氣的握著手機滾來滾去。澤村充滿慌張卻有勁的口氣,彷彿帶來一股溫暖的氣息,相隔八百公里,仍然能夠聞到陽光的氣息。

「加油吧!明天晚上打完比賽,後天一早就從函館回去了!」

「晚安!御幸前輩,明天的比賽也請加油唷!記得打一隻超大的全壘打喔喔喔!」

電話傳來掛線的嘟嘟聲,澤村半躺在沙發上,半乾的頭髮枕在毛巾上,嘆了一口氣,拉過御幸放在一旁的運動外套,緊緊抱住。

看不見對方的表情時,就不要讓對方發現自己寂寞的心情,否則,只是寂寞的平方,沒有方程式可以抵銷。

想念,在深夜裏,總是輕易蔓延在心臟的每一個脈絡,而這些脈絡只通往一個地方,現在相隔八百公里。

3.
好不容易,在試卷上過關斬將好幾個申論題,榨乾所有的腦汁後,澤村終於踏出講堂。

建築物外,狂風逼得雨絲傾斜幾近平行,雨密集得幾乎看不見往前邁進的路程,雨聲彷彿是站在球場裡,觀眾席上的管樂隊、啦啦隊的加油聲不斷迴響。除了雨聲,其他聲音都被掩蓋在水面之下。

這兩天澤村忙著準備考試,壓根沒有看氣象預報,一直到今天上午才知道,有個颱風直直逼近東京,早上還陽光普照,中午過後太陽便告失蹤。

澤村因為雨勢滂沱正煩惱著怎麼回家,只能站在走廊發呆。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馬上打開閉鎖的螢幕,啊!是倉持前輩的訊息:

「笨村!考試完蛋了沒?晚上一起吃飯吧!」

他立刻回撥給倉持,倉持說這種雨勢,球隊練習也停止了,馬上開車來接他。

等不多久,就看到一台紅色的跑車駛進系館旁,這種侵略的氣質,跟前輩站在一壘預備盜壘的感覺很雷同啊!澤村坐進車子裡,忍不住讚嘆不已。

「欸欸欸,真不愧是職業選手的獵豹大人,車子也是很獵豹的感覺啊!」

雖然常常跟倉持前輩吃飯,不過常常也只是隨便約個居酒屋,搭個地鐵就到了,這還是澤村第一次看到倉持的跑車!

「別叫雪貂就好了!」倉持隨口回了句,小心的在雨中行駛,畢竟風雨交加,跑車也不能發揮原有的性能。

到了餐廳後,因為開車而不能喝酒的倉持,看著澤村大口大口地喝著清涼的啤酒,忍不住用右手使出久違的關節技,固定住澤村的脖子,正通過喉嚨的啤酒便在澤村的口中形成小小的噴泉。。

「啊啊啊怎麼了啦!」

「我難道是你的司機,送你來喝酒的嗎?」倉持又在手勁上施了幾分。

「嗚嗚嗚我也是認真的準備了考試啊!一杯不為過吧!」

4.
兩人所點的餐點陸陸續續端上桌,雖然正是暖熱的天氣型態,但因為颱風的水氣,暑氣消散了不少,雨水若打濕了衣服時,偶爾還能感覺到一點點寒意。

烤肉串、馬鈴薯燉肉、熱騰騰的白飯,驅趕了寒意,而且跟倉持前輩一起吃飯,像高中時在青心寮一樣的熱鬧,不管是晴或雨,都讓澤村開心的笑彎了眼。

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澤村低頭看一下,發現是御幸發來的。

「是混蛋四眼傳的嗎?」倉持也懶得多說什麼,要澤村先看。

澤村解開鍵盤鎖後,御幸的訊息閃了出來:
「東京雨勢過大,球隊決定延後一天離開函館,直接到大阪去打下一個系列戰⋯抱歉⋯明天不能回家了!」

「四眼田雞說了什麼?」

「說球隊要直接往下個比賽去,就不回東京了⋯」

「是喔⋯」倉持看著澤村與幾秒鐘前相差無異的神色,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也不是第一天這樣了!早就習慣了!」澤村笑了一下,然後一口氣乾了半杯啤酒。

「喂喂,別喝那麼快!」

5.
倉持載著堅持要自己搭車回去的澤村到了車站,
「喂⋯我真的可以載你回家啊!」

「沒關係啦!我喝得又不多,走走路正好可以醒醒酒,而且公寓就在車站旁邊而已,擔心什麼啊!」

「呿!誰擔心你了啊!」

澤村不得不承認,也許是剛考完試,本來預計可以見面的,卻突然被剝奪,讓他懷抱一種巨大的寂寞;又或者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雨,讓他與這個世界隔絕以後,可以單獨想得更多的時候,其實什麼也沒想,只想念起那個堅定不移的背影。

多想此時此刻,伸出雙手,從他的背後環住,此生此世,他澤村命定的人。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買了通往函館的新幹線的車票,拿到票後,直接奔上月台,衝進車廂裡,還沒站穩,車門就關上了。

他知道自己有點衝動,不考慮零用錢額度、不考慮沒有任何行李、不考慮御幸是否已經休息、不考慮明天怎麼回東京,但是他就是這麼想,在今夜見到御幸。

6.
「我去找你(灬ºωº灬)♡」

御幸做完自主訓練後,洗完澡,才看到收這封來自澤村的簡訊,有點傻住,立刻回撥了澤村的電話,嘟嘟聲後只傳來收不到訊號,直接轉入語音信箱的女聲回覆。

御幸煩躁得耙了耙頭髮,澤村要到函館?喂喂⋯開什麼玩笑啊?如果沒看到訊息,澤村到了函館之後呢?那個笨蛋一定什麼也沒想,嗯⋯如果思慮周全,也就不是澤村了吧!

御幸突然笑了出來,澤村真的永遠都不會讓他失望耶!

準備再給澤村撥出電話時,螢幕閃爍著倉持傳來的訊息:
「我大概七點半送笨村去火車站,他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啊!你自己看著辦!」

七點多到車站啊⋯這樣澤村如果搭上新幹線,約莫十二點到函館吧!御幸再撥出了電話,依然直接轉到語音信箱⋯

「啊⋯這個笨蛋!」還有一個多小時,可是御幸實在坐不住,拿著外套跟錢包手機便立刻衝出房門。

「御幸?要去喝一杯嗎?」同隊的隊員看到御幸外出的衣著,馬上向他招手。

「不了!我跟人有約!改天一起吧!」

「欸!這時候?」這隊員只能看著御幸的背影快步離去,來不及提出疑問,就已經被御幸拋到腦後。

7.
御幸球隊住的旅館,離函館車站只有三個街區,這時候,函館的街道已經只剩下零星的人,帶著疲憊的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還有一個多小時澤村才到,御幸依然加快腳步,在街道上奔跑起來。

一進到車站大廳,御幸立刻抬頭看最近到站的新幹線時間,確實還要一個半小時,御幸乾脆直接買了往最近一站的車票,直接進了驗票閘門,在兩個月台出口的走廊靠牆等待。

看著月台上暈黃的燈光,遠方尚未亮起列車的車燈,夜色寂靜的蔓延。也是在這樣獨自一人的時候,人就會去分析自己與他人的關係。

不論用那種分析方法,澤村就是那個唯一一個他深愛的人,只想好好珍惜他,只想牽著他的手,往人生列車的每一個車站靠站、然後再開啟每一趟旅程,不論旅途的終點是哪裡,只要澤村在他的身邊,就好。

不過,除了好好珍惜,現在可能還得加上「好好教訓他」!

真是的!發了個簡訊就一無所蹤!

但是澤村是個說到做到的男人,所以御幸相信,澤村一定正在前往函館的路上。不管澤村直奔自己所在的原因為何,但無法否認,此刻內心深處確實燃起一股喜悅。

在黑夜之中,也能躍然升起的,屬於他,獨一無二的太陽啊!

8.
「御幸?」
澤村一下車,走出月台,看到靠牆站立的熟悉身影,從疑惑轉為高興的情緒只在一秒之間,腳步立即加快,三步併作兩步的衝進御幸懷裡。

「嗚喔喔手機沒電了,我還在想怎麼找你呢?」

「榮純!拜託你,不要這樣讓我擔心好嗎?」御幸緊緊抱住澤村,一時之間不想放手。

雖然很有把握澤村正在前往自己所在的函館,但對於時間,卻有幾分猶疑的。

「對不起嘛⋯我真的很想見你⋯」澤村在御幸懷裡囁嚅說道。

沒忘記月台仍是公共場所,澤村很快就離開御幸的懷抱,然後拉著御幸離開車站。
「這邊?還是那邊?」

「右轉喔!」御幸任著澤村拉著自己,在後面悠哉的遙控。

「疑?這裡是?」

「這裡都是辦公室,現在都沒人喔!飯店要直行喔!」

這是隔壁商店街的辦公室,很多事情大多在這裡決議,因為每次球賽都是住在這附近的旅館,所以御幸也算把這附近摸了個半熟。

其實說是辦公室,也就是一個低矮的老房子,走路轉進來只有這間房子,屋前種了一棵櫻樹,此時並無繁盛花開,而是一片綠意。不過現在因為夜色籠罩,看不出綠葉,只看得出路燈灑落的光線,透過葉子在地上,形成圈圈點點的插圖。

澤村沒有繼續直行,反而是拉著御幸轉進巷子,突然用力將御幸推到牆上,雙手按住御幸的肩膀,御幸還正在疑惑不解的時候,一股溫熱貼上了自己的嘴唇。

啊⋯澤村的吻裡有啤酒的味道⋯

9.
陽光難以穿透緊閉的窗簾,只在小小的縫隙間灑落幾片,空氣中的微塵因而閃閃發光。

澤村漸漸從睡眠中醒來,看到的便是這一方小小的安寧,他想坐起身來,卻幾乎連號令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

這陌生的環境,令他有點恐慌,但身體右側的重量很熟悉,是御幸!御幸習慣靠在他的右側,常常把頭埋在澤村的肩窩,御幸的頭髮有時令他有點火大,但御幸不在家時,他常常想念那種搔癢感。

他想起來了,昨天晚上他跳上通往函館的車,下車的時候,發現御幸已經站在月台盡頭等他!月台上的擁抱根本不夠,但是是在公共場所,他想趕快感受這個人的存在,便在一個巷子裏,急切的吻上御幸⋯

回到飯店,御幸直接把自己壓在門板上熱切的回應,北海道的夏天夜晚,其實也有點涼,但此時此刻,他只覺得滿身燥熱。

「嗚⋯」他已經感覺到御幸在他身體裡開始深入淺出,每一次的進入,都讓他又開心又想哭⋯

澤村回想完畢昨天一夜的衝動,滿面通紅,右手被御幸壓著,只好拿起左手遮住眼睛。

「醒了嗎?」御幸的聲音悶悶從肩窩傳來,輕輕的氣息令澤村覺得有點癢而縮了縮。

「嗯⋯醒了⋯」

「還記得自己在那嗎?」

「嗯⋯都記得⋯」

「那記得我昨天晚上這樣嗎?」御幸撐起手臂,在澤村肩上、脖子上、耳朵邊落下細細的吻。

「忘了就讓我再提醒你一次⋯」

10.
「你怎麼買了兩張車票啊?」

「我跟球隊說我自己去大阪,有事情回東京一趟。」

「你不用陪我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昨天有個小孩子都沒連絡的,從東京一路往北喔⋯」
御幸壞壞一笑,看澤村像是知道自己太衝動而低下頭,然後湊到澤村耳邊輕聲的說:

「不過我很高興喔!你來找我!」

11.
倉持收到來自自己在聯絡簿上標記「混蛋四眼」的人傳來的訊息,一時間不由得火冒三丈。

「謝謝哥哥大人(⁎˃ᴗ˂⁎)您家小弟澤村就由我護送回京ღ(๑╯◡╰๑ღ)」

這混蛋四眼!都沒事情做了嗎?還要順便打雷放個閃電嗎?居然跑到函館去啊⋯澤村那傢伙真可怕⋯一早起來,覺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倉持丟下手機轉身去刷牙洗臉,他決定下次見到澤村,要好好練習一下新學到的格鬥技!

坐在新幹線上的澤村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抖了一下。

「會冷嗎?」

「好像有一點⋯」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