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wish that you were here
職棒御幸x大學澤村

1.
一個冷顫,讓御幸從深層的睡眠中醒來,只是睜開眼睛,就耗盡所有氣力。

「啊⋯抱歉!吵醒你了!我只是幫你換個毛巾!沒事的!睡吧!」

澤村連珠炮的說明,並沒有讓御幸明白些什麼,只是看見模模糊糊的澤村,他稍微感覺安心,意識彷彿鯨魚浮上水面後又沈入寂靜的深海。

看著御幸疑惑不解的眼神,看向自己後緩緩閉上雙眼,澤村捨不得的撫著御幸的臉龐,除去眼鏡的框架,也脫去成熟的感覺,御幸端正的五官線條此時顯得柔和。

向來在棒球場上的意氣風發,比較起此刻的靜默,澤村第一次發現,御幸原來也有病弱的時刻。

昨天一如往常的,比賽完的御幸跟球隊聚餐後回到家,突然說頭有點痛,澤村便趕他早早上床休息。澤村做完作業後,鑽進被窩裡,一碰到御幸,澤村馬上知道不對勁!

體溫太高了!

勉強喚醒昏昏沈沈的御幸,搭著計程車帶去看夜診,醫生說是最近相當流行的感冒!會反反覆覆燒個好幾天!雖然是年輕人也要小心,可能引發肺炎等併發症。

從醫院將御幸帶回家,也是個大工程!不過幸好澤村在大學球隊的練習,只因為考試稍稍放下幾天,幾乎不曾真的放鬆對自己的要求!雖然辛苦,但仍是平安的把御幸帶回家了!

2.
澤村當然沒有睡好。

體溫計的數字令他心驚膽跳,一整夜都沒辦法真的入眠,時不時探著御幸的額溫,擦拭著御幸不斷沁出的汗珠。

他看著太陽靜靜躍然而起,原來,日出只是一瞬間的,黑暗被驅趕,金黃色的光突然就照亮這一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澤村的眼睛微微感到刺痛。

澤村打電話請白州前輩幫御幸跟球團請假,之後便挽起衣袖進到廚房。

因為御幸的料理是出了名的,而澤村是個粗枝大葉又無神經的人,所以多數人對他都是「料理白癡」的印象。雖然並非擅長,但澤村煮點白粥、煎個荷包蛋還是不成問題的。

偶爾御幸放假賴床不肯起床的時候,早飯還是澤村準備的。

不用擔心,不會炸了廚房的!

3.
御幸起床之後,發現房間沒有半個人,他掀開棉被,吃力地爬下床。推開房門,經過走廊,他站在廚房門口,看到那個非常熟悉的背影。

明明自己的腳步非常的輕,也不知那人如何發現自己的,那人立刻轉頭,微笑的看著他。

「哎呀!一也!你起床了啊!」

那人馬上轉身往自己的方向走來,蹲下來將他抱了個滿懷。

「啊啦啊啦!穿得這麼少,會感冒的!」

他立刻回抱住這個溫暖的懷抱,臉頰常常會碰到垂落的髮絲,他總是會用食指勾住,然後繞著圈圈,總是會引起這人的微笑。

「呵呵!不要調皮!」但那人也從來沒有真的制止過自己的手胡亂拉扯。

「啊啦!一也!想睡了嗎?」
他常常賴在這人的肩窩,笑著、哭著,他常被搖著搖著,意識漸漸的就無法集中,彷彿秋天的落葉一點一點的散落。

曾經,他以為這樣的溫暖就是永遠!

4.
澤村切了一些薑片跟著粥一起煮,一直在爐前攪拌著鍋裡的稀粥,最後將爐火關掉,把圍裙脫下來,穿過走廊,小聲的轉開鎖,慢慢地走進房間。

「媽媽⋯」
他聽到御幸的聲音,很輕的。

澤村坐在床沿,摸了摸御幸的額頭,還是很燙,他嘆了口氣。

他從來沒有聽御幸前輩說過家裡的事情,頂多只知道家裡開設鋼鐵工廠,是父親一人養大前輩的。跟大家都知道的情報相差無幾,他並沒有因為是情人的關係,有更多的了解。

御幸對勝利的執著,澤村在高中時代就很熟悉,或者是御幸對自己的壞心眼、還有愛情,每天都上演很多次,只要一天停播,還會有點不習慣。

他站在投手丘上,從胸口彷彿泉水般,湧動出一種緊張趨近於雀躍的情緒。他用手指拉好帽簷,抬頭看向蹲在本壘板上的御幸,再可怕的打者,在那瞬間也都不足為懼。只要看著御幸的眼睛,他便可以揮出手臂,投出無所畏懼的一球。

這樣一個讓自己點燃戰意,從不知退卻的男人,什麼時候,也願意依靠一下自己呢?偶爾,他也想珍惜,這個在球場總是全力以赴的男人啊!

5.
御幸自己其實也不太明白,是年紀太小,還是基於一種保護機制,所以御幸對於這段時間的記憶,非常模糊。

他只記得,爸爸緊緊抱住自己,然後肩膀一片濕意。

之後,每一次晨起,都不再有溫暖的擁抱。

他開始學著做飯,踩著板凳,在流理台前洗洗切切,一開始是很簡單的味噌湯、炒青菜,後來逐漸多了玉子燒、烤魚、炸豬排,甚至還有可樂餅、漢堡排。

他會做很多菜了,可是從來沒有機會告訴她!

有一次,他半夜醒來的時候,發現爸爸坐在餐桌前,喝著啤酒流著淚。他哭的時候,爸爸可以抱著他,拍著他的背,直到他睡著;那爸爸哭的時候呢?

直覺告訴自己,爸爸不希望自己看見,他落淚的臉。

所以御幸下定決心,再也不哭了!

如果流淚只是讓自己愛的人更傷心,那麼,他不再哭了!

「哎呀!一也笑了呢!我的一也最棒了!」

他記得媽媽抱著自己這麼說過,所以他會一直微笑著的!

6.
澤村鑽進御幸的被窩裏,抱住渾身發燙的御幸。

沒關係的!御幸前輩不主動依靠他,不代表他澤村不是男子漢!每個人都有想說的,跟不想說的,也許有一天,御幸會願意說說他小時候的事情。

只要是有關於御幸一也的所有事情,不管是有關棒球的、或是棒球以外的,其實他都很想知道!御幸開口,他就聆聽。御幸如果不說,那麼,他也不問。

而在御幸前輩沒有開口的時候,可不代表他不能出借他的懷抱吧!

7.
御幸覺得自己睡了很長很長的一覺,久到好像自己潛入深深的海底、再從寂靜的深海浮上水面。

他張開眼,發現自己的臉趴在澤村穩定起伏的胸膛上。

自從進入熱鬧的青心寮,每天都為甲子園這個目標努力流汗、閒暇時間花盡心思逗弄他的小投手,這段歲月他常常忙得不知道做夢為何。自從可以擁著他的小投手入眠,也許是因為抱著一個小火爐,如果夢境鋪天蓋地的展現,他常常聞到的,是陽光的味道。

所以他很久沒有夢見她了,他記得夢見媽媽醒來後,左胸都會用力緊縮,然後一股酸澀漫開,他會在黑夜裡睜著雙眼,其實什麼也沒看著的,久久不能入眠。

他突然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本來預計練習後,要買一束她最喜歡的滿天星去看她。

遲到的話,媽媽不會生氣吧⋯

御幸抱住澤村,在意識徹底寂滅前,他想著。

8.
「御幸⋯你到底要去哪裡啊?」

澤村看著睡到下午醒來,吃點粥、吃了藥,稍微退燒就換上外出衣著、戴上口罩,御幸拉著澤村出門,攔也攔不住。

可惡!御幸不是發燒嗎?怎麼架不住他?一定是我的訓練還不夠,澤村在後面發著無聲的抱怨。

澤村看到御幸突然轉進了花店,跟店員比了比,包了一束簡單的滿天星,然後直接攔了一輛計程車,他歪頭看著澤村,澤村忍不住問:
「你到底要去那啊?」

御幸在口罩下笑了笑,比了比喉嚨,表示沒辦法說些什麼,直接推著澤村坐入計程車後座。他在手機上打了幾個字後,拿給司機看,司機便踩下油門,往著澤村不知道的目的地疾駛而去。

9.
澤村瞬間了解,御幸突如其來、不可預期的行為,其實都是有原因的。

他面前的,正是御幸母親長眠之所,即使御幸什麼話也沒說,他也知道。不過隨後御幸就用手機寫了幾個字,權充說明。

御幸放下花束,焚燒線香,低頭祭拜了母親,澤村也立即跟上祭拜。

澤村不知道御幸在心裡說了些什麼。他閉上眼,他不認識御幸前輩的媽媽,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最後只化作一句:「請保佑御幸前輩身體健康!」

他睜開眼睛,發現御幸轉頭看向他,雖然只能看見他的眼睛,但澤村看見,他眼兒彎彎,掩在口罩下的嘴角肯定是勾起的,不是那種只勾起左邊嘴角的壞心眼,而是那種更加純粹喜悅的,微笑。

10.
出門兩個小時,讓御幸的體力透支,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雖然不到叫不醒的情況,不過澤村難以放下整顆心,睡睡醒醒了一整夜。

倉持看到的就是這樣,有點憔悴的澤村,習慣了充滿朝氣又有精神的澤村,倉持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點陌生,不過一開口,又是那個吵吵鬧鬧的人。

「倉持前輩,御幸前輩這種睡法實在很可怕啊!他該不會是昏迷了吧!?你覺得我要不要送他去醫院啊?」

倉持拗不過澤村,只好進房看了一下混蛋四眼,確實是瘦了一些,不過⋯

倉持:「他只是在睡覺而已啊!不要隨便叫我來!」

11.
「御幸選手轟出了再見全壘打,結束了這場比賽!」

倉持窩在被窩裡,看著電視螢幕裡的四眼揮出了強力的一擊,不用多看,他也知道那是一隻掃到右外野方向的全壘打。

不想看那個混蛋四眼伸出右手比向天際,勝利姿勢的跑壘,也不想看悶騷四眼的賽後專訪,倉持把頭埋進枕頭⋯

忽然感覺到一個震動,他從床頭摸來手機,是澤村傳來的訊息:

「倉持前輩今天沒有出賽,聽說是生病了?去找你,要買什麼嗎(๑*◡*๑)」

倉持的胸口突然流過一陣溫暖,覺得自己這些年,總算沒有白疼這傢伙!

然後他發現之前有個訊息沒看到,點開來他就後悔了:
「聽說笨蛋是不會生病的,原來哥哥不是啊(。•ˇ‸ˇ•。)
等等帶你弟弟過去(。・ω・。)ノ♡」

「混蛋!不就是你傳染給我的嗎?不要來!不准來!咳咳咳!」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