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只看得見你

高中生御幸x高中生幽靈澤村

送給@蜜醬 的生日禮物,生日雖然已經過了,不過我說要送就是要送!遲到也要送!
希望你會喜歡,生日快樂🎈


*借用「你的名字」設定
*幽靈可以做的事情有點多,請大家不要太介意


1.
那個人很奇怪!

練習場沒有開燈,只有稀微的月光透過玻璃,照著球具隱隱約約,線條模糊曖昧。地上的紅砂因為夏夜的清涼,退卻白日的燥熱,像是把一股熱血隱藏心底,不讓他人知曉。

那個人就在這樣的亮度下,對著球網練習投球!

連續幾個晚上買完飲料路過,都能看見這個人。他一邊啜著咖啡,彷彿配著點心一樣,看這個人認真的,一球一球仔細的投。球路壓得很低,球質帶有尾勁。獨特刁鑽的質感,很難不引起自己身為捕手的本能。

真想接接看這傢伙的球啊!

在這個正在努力拼搏背號的時候,在自由時間努力並不奇怪,不過身為捕手,很難不對這個投手的練習說上幾句。

「喂⋯練習幹嘛不開燈?而且很晚了,該休息了!」

聲音迴盪在室內練習場,但那個人依舊認真看著球的縫線,研究手指頭的握法,彷彿沒有聽見聲音,音波明明迴盪在練習場裡,輕輕蕩漾。

覺得面子有點掛不住,臉頰微微泛紅,他踏進練習場,走到那個人的右側,忍不住再開口:
「跟你說話呢!很晚了,過度練習會受傷的!」

黑髮少年彷彿初見,圓圓的大眼裡溢滿了驚訝,用指頭比著自己:
「你看得到我嗎?」

2.
御幸一也皺了皺眉,這人是怎樣?他揚起嘴角,眼神透露出一點惡意。

「不然呢?跟鬼說話?」

「太好了!你看得到我啊!」

黑髮少年眼眶泛淚,開心的張開雙臂撲向御幸,御幸正覺得他的話語奇怪,還來不及閃開的時候,黑髮少年的手指頭碰到自己的瞬間,御幸覺得一股暖意帶著電流,自己好像被刺了一下,然後少年就穿透了自己,直接撲壘在地。

剛剛,那是怎麼了?

御幸臉色泛青,轉身看著趴在地上的黑髮少年,表情複雜,然後一陣寒意從內心深處爬起,渾身雞皮疙瘩,想拔腿狂奔,雙腳卻又像下咒一樣黏在原地。

只見黑髮少年撐起雙臂坐起,轉頭看向御幸,一雙漂亮的金色大眼淚光閃爍,細細的嗚咽聲飄進御幸耳裡。

「嗚嗚⋯所以我真的死掉了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你剛剛⋯就⋯至少不是人吧!」

御幸強壓下恐懼,簡單不完整的語句分析出少年的奇幻狀況,結果黑髮少年聞言,金色大眼的淚珠,一顆一顆不斷落下,卻咬著下唇努力不發出哭泣聲,分明脆弱不堪的表情卻透露一股倔強,讓本來想轉身拔腿狂奔的御幸,一時半刻無法動彈。

3.
「你睡覺還要戴眼罩喔!」
黑髮少年伸出手指碰著御幸的眼罩,御幸嘆了口氣,抓住少年調皮的手指,忍耐一瞬間的刺痛感,把人抓到一旁強制躺下,然後手掌就撲了個空。

「睡覺!」御幸低聲說道。

「我不用睡覺啊!」

「睡覺!不然我就去神社找人除靈!」

「⋯晚安⋯」少年小小聲的道晚安,深怕御幸真的心一狠,真的把自己除掉。

御幸在心裡嘆了口氣,疑惑不解,為何剛剛一時心軟帶著這傢伙回來?

看著少年靜靜落淚,御幸伸出手作勢拍了拍少年的頭頂,發現那種帶著電流的暖意在手指頭竄過,他發現若只是輕觸,他確實可以碰到少年。所以這貌似安慰的動作,讓少年金色的雙眸,除了淚水,現在也產生淡淡疑惑。

「你碰得到我耶⋯」

「嗯⋯不哭了吧!這樣我要回宿舍了!」

「欸欸!你要留我一個人在這邊嗎?」金色眼眸因為淚水,顯得晶瑩柔軟。

御幸最後帶了個幽靈進宿舍,還讓幽靈睡在自己床上。無法確切分析出這個決定是好是壞,乾脆在眼罩下確實閉上雙眼,明天睡醒起來,也許會發現少年只是個夢。

4.
御幸早上醒來,拉開眼罩,看到黑髮少年依偎在自己身邊熟睡著,他無聲嘆了口氣,然後很想吐槽說不用睡覺的幽靈是誰?

不過還是靜靜爬起來,換上練習服準備集合,打開抽屜,拿出幸運手環戴在左手手腕上,他突然覺得今天應該很需要⋯

「幸運手環嗎?很漂亮耶!」
不知何時黑髮少年突然站在身邊看著自己換衣服,御幸嚇了一跳,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一旁的室友前輩說:

「走囉!御幸,動作快!」

「是!」御幸連忙加快動作,跟著離開寢室,前往練習場集合。

跟著隊伍跑步的時候,他才突然發現少年身上的衣服左胸口寫著「青道」,所以是個對高中棒球念念不忘的幽靈前輩?

「喂⋯還沒問你名字呢?」御幸刻意跑在隊伍最後面,低聲問一旁的少年。

「我?我本來不記得的,不過睡了一覺起來,至少記得姓氏了!我叫澤村!請多指教!」澤村跟在御幸旁邊奔跑,嘴角上揚。

5.
御幸撐著下巴,任由台上認真講課的老師聲音,從右耳流入然後像是在腦中轉了個漩渦就從左耳流出,他側首凝視坐在自己桌子旁的澤村,澤村沒在睡覺,倒是用著懷念的表情環顧著教室裡的教師跟學長,這麼懷念,難道澤村是死了很久的棒球隊前輩嗎?

下課鐘聲敲響,御幸立刻站起來離開教室,同班的倉持洋一跟在後面說:

「去廁所嗎?我也要去!」說完後還打了個哈欠。

「不!我要去圖書館。」

「哈⋯圖書館?你不是只看計分表嗎?」倉持那個打了一半的哈欠,因為驚訝打不出來也吞不下去,露出了微妙的表情,目送御幸的背影離開。

「你同學好好笑喔!哈哈哈!」澤村看著倉持的表情忍不住捧腹大笑,御幸轉過來看他一眼,忍不住問了:

「你為什麼一直跟著我?」

澤村收住笑容,眼神暗了暗,他伸手拉住御幸制服的袖口,才抬頭看著御幸說:
「我只看得到你啊!你好像會發光一樣!旁邊就像是被你照亮一樣!昨天以前,我只能看到那個球網啊!直到遇見你⋯」

「你這是什麼熱烈的告白嗎?」御幸用手指輕輕抓住了抓臉頰,耳朵忍不住泛起柔和的紅暈。

「才⋯才不是!只是就實際情況做的說明而已!」澤村瞪著御幸,瞳孔放大,像隻貓咪一樣豎起毛來。

6.
翻遍了圖書館裡的畢業紀念冊,沒有!每一冊上都沒有澤村這個人!難道是還沒畢業就死掉了嗎?所以才沒有在畢業紀念冊上被紀錄嗎?

御幸坐在校舍頂樓,吃著麵包喝著牛奶想著在圖書館裡毫無所獲。嗯⋯也不能說毫無所獲,澤村至少還沒畢業就⋯。

早上用早飯的時候,澤村像個餓死鬼一樣,發饞的眼神讓他差點無法順利扒完三大碗的白飯。一年級的自己,本來就吃得很辛苦,常常吃到滿臉冒汗,加上旁邊一雙虎視眈眈的眼睛,根本消化不良。

像現在,澤村也還是一直看著他手上的咖啡牛奶,眼睛裝滿星星般,閃閃發光。

「我⋯也很喜歡喝這個耶!這個在福利社超難搶的!」澤村比了比咖啡牛奶,嘴角像是快流出口水一樣

「只有這個咖啡牛奶,有咖啡的味道可是不會太苦,也不會太甜⋯」澤村像是在唱頌歌一樣,不斷讚美著咖啡牛奶。

「嗯!給你!」御幸遞出喝到一半的咖啡牛奶,澤村馬上停下讚頌文辭,立刻伸出雙手準備接下,御幸鬆手的瞬間,咖啡牛奶就穿過了澤村的手心,直直落地。

「哈哈哈哈!你真的很笨耶!」

澤村原本充滿感激的神情瞬間轉為憤怒,他撲到御幸前面,用力握住御幸的手,瞬間的電流爆發在御幸手心,預備撲空的時候,澤村就又再伸出手去碰御幸的手臂、脖子或其他露出肌膚的位置,週而復始,雖然電流不是真的很強,但不斷的微刺感,還是讓御幸吃足苦頭。

「哈哈哈!不要小看我澤村榮純!」

「嗯?你叫榮純?」本來還在頂樓到處逃竄的御幸抓到關鍵詞突然停止奔跑。

「應該吧⋯是這樣寫的⋯」澤村馬上就忘記自己正追打著御幸,跑到御幸前面,在御幸手心上寫著字,微微顫抖的刺痛感在手心綻開,有一瞬間,御幸以為自己的心臟也通了電流。

7.
御幸一邊翻著計分冊,並沒有真正看進什麼,一邊想著,那個現在讓他很在意的幽靈。澤村喜歡的咖啡牛奶,是這兩年才出的產品,所以澤村,應該是這兩年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前輩。

手指頭在計分冊上敲啊敲的,可是怎麼打聽澤村的消息呢?
「御幸!你在想什麼啊?」倉持踢了踢御幸的桌子。

「沒有啊!在想之前的比賽!」御幸面不改色的直接說謊。

「喔!你在研究克里斯前輩的配球嗎?」倉持低頭看了看計分表,是前幾天的練習賽。

「算是吧!噗!」御幸抬起頭來,看到澤村正在倉持後面做鬼臉,臉皮拉得很開,圓圓大眼變成細長的狐狸眼,舌頭吐得長長,御幸忍不住捧腹大笑。

「笑什麼啊你!」倉持抓起御幸的衣領。

「啊啊啊!同學你不要生氣嘛!」澤村忘記自己的聲音只有御幸聽得見,很認真的想阻止倉持,卻引來御幸更誇張的笑聲。

「啊那兩個人又在吵架了!」一旁的女同學看到御幸跟倉持吵架,見怪不怪的看了一眼便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7.
風捲起了沙塵,吹向球場,練習場上大家各守其位,監督站在本壘板上一球一球擊發,一年級們在各個守備位置上準備防守。

「二壘!」

小湊亮介立刻判斷好一個彈跳的落點位置,迅速移動到落點前將球接住,然後傳向一壘的結城。

「三壘!」

增子覺得這球力道強勁沿著邊線滾動,沒辦法直接接住,用身體先擋住走勢再穩穩拿下球再傳到一壘。

澤村站在牛棚看向練習場,看得津津有味,覺得手似乎癢了起來。好想⋯好想一起打棒球啊!好想一起在那烈日當空的球場上,一起揮灑汗水!

「川上!這球很不錯喔!再來一顆相同球路的!盡量壓低!」御幸站起來把球回傳給川上。

「克里斯,我想試試一個新的球路,可以麻煩你嗎?」

「⋯沒問題!直接練習吧!」克里斯把球傳給丹波後直接蹲下,將手套張開。

澤村聽見身後投捕搭檔們認真練習的聲音,轉頭過來,看著投手們一球一球的投出,落入捕手手套裡的聲音,蒼勁有力。好想⋯好想投球啊!

8.
「沒有進好球帶喔!」

御幸依然維持著練習完就去販賣機買一罐咖啡的習慣,然後帶著澤村去室內練習場,澤村會像一個月前初次見面一樣,對著球網練習投球。

他曾經忽略過澤村的要求,下場是被澤村又摟又抱,電網強制執行通電。最過分的是澤村親了自己的臉頰,臉頰的皮膚較薄,通過電流的劇痛在臉上爆開,御幸遭此攻擊後,在寢室突然慘叫,差點被前輩轟出寢室⋯

不過感覺並不差⋯澤村的吻⋯溫溫熱熱,像一隻茶色的小柴犬舔著臉一樣⋯

權宜之下,御幸每天晚上都會蹲在球網後看澤村投球。

「這球還不錯!」

「真的嗎?我就知道!感覺超好的!」被讚美的澤村,像小柴犬一樣,瘋狂搖著尾巴。

「這樣就滿足了嗎?我說投球⋯」御幸撐著下巴,好奇的提問。

「雖然⋯跟真正的練習不一樣!可是有御幸啊!御幸在那邊就像是我專屬的捕手一樣!我遇見了御幸,現在已經很幸福了喔!」

沒有開燈的練習場,只能靠著隱約的月光看清澤村的輪廓,但澤村的筆直又率真的眼神,御幸覺得自己看得透徹,彷彿黑夜裡那顆閃耀獨特的星星,如此耀眼奪目。明明自己視力並不算好,怎麼能看得如此清楚呢?

啊!是這個幽靈在發光吧!

9.
「先發捕手是一年級的御幸!」

練習結束後,監督把所有隊員集合起來,突然宣佈了這個消息,大家才知道二年級的克里斯一直隱瞞傷勢出賽,真的已經到了不得不退下戰線的時刻。

「你一年級就當上先發了耶!好厲害哦!」澤村在御幸周遭開心得一直繞著圈圈,他開心得彷彿自己是自己當上先發。

「澤村⋯你♡好♡吵♡」御幸小小聲的對澤村說,滿意的看著澤村受到自己語言的打擊,臉色黑了黑,傷心的蹲在地上。

「御幸⋯你知道澤村?」排在隊伍中的克里斯突然轉頭對御幸說話。

「嗯⋯姑且算是知道吧!」澤村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地上爬起,好奇地跑到兩個人的中間,左看看克里斯、右看看御幸。

「是因為想接他的球才來青道的嗎?」

「不是!是因為小禮來找我⋯所以澤村很厲害囉?」

「很厲害嗎?是個會很想幫他好好配球的笨蛋投手吧!」克里斯嘴角上揚的角度有點無力,彎起的弧度又拉直。

御幸非常贊同他的說法,光只是蹲在前面看從澤村指尖滑出的白球,他深深感受到一股衝動,想看見自己跟澤村的眼神交會,在瞬間決定好那個球路,一起完成那個完美的藝術品。

10.
夜晚的微風輕輕吹拂,星星在夜空閃爍,彷彿絲絨上點綴著水晶,與白日的燠熱潮溼不同,這時候的球場,很安靜,靜下心來聽,可以聽見遠處一些球員自由練習揮擊,劃破空氣的風聲,一次一次又一次。

克里斯跟御幸坐在棒球場邊的選手席裡,手裡拿著剛剛從販賣機滾落的飲料,一同看著黑夜籠罩的球場。御幸等著、澤村等著,克里斯開口說說他眼裡的笨蛋投手。

「澤村跟我是同年級的投手,是個即使我受傷表現不好,也會單純認為我陷入低潮,而想幫我加油打氣的笨蛋!」

克里斯的聲音既低沉又小聲,御幸必須非常認真聆聽才能不錯漏一字一句。

「澤村很笨拙,雖然有極好的球質,不過高中以前沒有經過正規訓練,高一開始經過監督指導,認真練習,他已經成為了能夠善用好球帶跟球速落差一決勝負的投手了!」

御幸知道,克里斯口中所謂的球質,飄移球,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能夠好好善用會成為強大的武器,御幸從未在實戰中看過,只是從澤村的練習看得出來。

「之前的練習賽,澤村被打者擊出的強襲球擊中頭部,雖然脫離險境,不過一直沒醒過來⋯」

御幸看著澤村的臉,隨著克里斯的話語從不服氣被叫笨蛋而生氣,再因為被稱讚而害羞,臉上浮起兩朵小紅雲,最後知道自己還活著但昏迷不醒,圓圓的大眼滿是淚水打轉,卻沒有一滴滑落,他判斷不出澤村是高興自己還活著,或是害怕自己再也不能恢復正常?

但他知道自己內心浮動的焦躁是什麼意思⋯他很心疼,一言不發卻淚水盈眶的澤村。

11.
御幸拿著從克里斯那邊要來的澤村家地址,在自己家附近走來繞去,應著澤村說想看看自己的家的要求,他正在尋找澤村的家。

「你家跟我家蠻近的,從地址上看起來。」御幸繞著一個街區走,一直找不到大門。

「你家也在這附近嗎?」

「就再過去一點的街區那邊。」御幸比了比自己家的方向,然後轉過一個彎角。

澤村跟著御幸走著走著,心裡逐漸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覺,這是他曾經走過無數次的路,他突然跑到御幸前面,然後停在一個鳥居前,目不轉睛。

「我覺得是這裡了⋯」

「你家⋯是神社啊⋯」

一步一步踩著階梯向上,日光和暖,微風徐徐,葉子迎風發出沙沙的聲響,御幸看著即使失去記憶、變成幽靈,依然維持開朗樂觀的澤村,原本該是這樣,在他前面,蹦蹦跳跳開心的回家。他的人生卻在瞬間嘎然而止。這樣遭遇危難的澤村,卻只要晚上陪他投投球,白天跟在自己身邊上課或練習,澤村說這樣就好,有御幸在,就好。

怎麼會好呢?他的時間只停在那個瞬間啊!

「喔!你認識我的孫子榮純嗎?」老爺爺在樓梯盡頭拿著掃帚掃著落葉笑著說。

「您好!請問您怎麼這麼說?」御幸覺得非常疑惑,自己今天並沒穿制服,純粹可能是來參拜的人,為什麼這麼問呢?

「你身上有榮純的氣息⋯我還在想他究竟迷路哪裡去了⋯」

12.
御幸正坐在榻榻米上,澤村挨著御幸,看著澤村的爺爺端起熱茶喝了一口,中間的沈默令御幸跟澤村的心情彷彿同步,急不可耐又不敢開口催促。

「榮純因為意外昏迷,幾個月都沒醒來⋯問了神社供奉的神明,說因為撞擊劇烈,造成榮純的半魂落在球場上,我去過學校好幾次,一直沒能找到他⋯原來是因為你啊⋯」

爺爺突然伸手握住御幸左手,輕輕摸著紅色的幸運手環。

「這是榮純在神社供奉祭酒時,帶在身上的髮帶,不過因為是短髮嘛!也不需要⋯可能就掉了吧!」

「不是⋯」御幸淡淡的解釋,半年前的祭典他來過,那時有個人拿了條紅色髮帶給御幸,開心的說:
「是幸運手環喔!好好珍惜吧!」

那個人就是供奉儀式過後的澤村!

「儀式完的事物都是有靈性的,榮純這孩子真是的!」

「那麼⋯怎麼樣才能讓澤村恢復呢?」

「祭酒儀式是把自己的半身祭獻給神明,半魂落在你身上,也許⋯讓你來做連結,就可以了!」

「爺爺⋯具體來說怎麼做呢?」

13.
御幸盤坐在迴廊上,伸手摸了摸澤村的頭。他明白,爺爺說的方法,看起來似乎是一條救命繩,澤村就可以重回自己的人生正軌,但是若不是呢?澤村將在自己日復一日的生活中擺盪,也許自己滿足於澤村的陪伴,但是澤村呢?現在幸福,但以後呢?

他想真真切切碰觸到這個人!這個人應當回到自己的身體,任憑自己的意志盡情揮灑青春!

「如何?爺爺連鑰匙都留給我們了?馬上讓我去喝嗎?」

「御幸⋯我好害怕⋯」澤村把頭靠在御幸肩上,他感覺到御幸的掌心輕輕拍著自己的頭,彷彿一片一片花瓣落在泥土,最終化作春泥,最終是一種篤定。

「別怕⋯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夜幕即將降臨,橘紅色的霞光揮灑在天邊,晚風撲面帶來一陣涼意,樹林發出細密的摩擦聲。

御幸打開了酒瓶,倒出酒來,他直勾勾的看著澤村,微微一笑。

「澤村!我喜歡你!」
所以,恢復健康,恢復生活,一起在那片天空恣意揮灑青春吧!御幸帶著希望,一口飲下。

14.
澤村渾身散發著光芒,是一條流動的星河,抑或是披著繁星,非常美麗。美麗的風景,總在絕境之巔,終其一生,也許只能得見一回。

「御幸⋯我不說再見⋯」他伸手捧著御幸的臉頰,淚水從金燦大眼滑落,他抬頭吻上御幸。

「來找我!來接我的球喔!御幸⋯御幸⋯」

「御幸⋯」

澤村的吻,帶著電流通過,只留下一陣暖意,澤村的聲音碎落在空氣中,澤村跟著光的明滅,消失了,最後只留下一滴淚珠,落在御幸的掌心。

相遇有很多方式,但是離別的傷痛,只有一種,錐心刺骨。

15.
夏天還沒過完,氣溫依然高熱,今年的青道高中錯失拿下甲子園的門票機會,但是嚴苛的練習依舊,無趣的學習依舊。

御幸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等待第一堂課的開始。自從澤村離開已經兩個月了,少了一隻小柴犬在身邊繞啊繞,真的⋯很不習慣。

「今天我們有新同學要介紹,澤村榮純,是你們的前輩,因為受傷住院,現在恢復健康回來上課,你們要好好相處喔!」

御幸本來還沒什麼興趣,視線流連在運動場的紅沙、本壘板、一二三壘壘包,依序看完後又抬頭看看天空流動的白雲,聽見名字他彷彿觸電一般,立刻轉頭看向講台,那個他想念的人,正走入教室。

「請大家多多指教!」澤村在講台上簡單的自我介紹,便走向自己的位置。

澤村被安排坐在御幸前面的位置,澤村只對御幸點了個頭便坐下,沒有更多的情緒。

御幸淡淡的笑了,澤村看起來是不記得自己了呢!但是怎麼說呢,只要活著,只要健康,不論再多次的重新認識,他都能不斷跟澤村再次自我介紹。

下課鐘聲響起,他點了點澤村肩膀,那張他很熟悉也很想念的臉轉過來。他揚起嘴角,伸出手。

「你好,我是御幸一也,請多指教!」掌心傳來一陣暖意,是真實存在的,澤村榮純。

「請多多指教,我是澤村榮純!」澤村漾開笑容。

「這個給你!」御幸從抽屜中拿出一個東西丟給澤村,早上因為想念某人多買的,否則青心寮的早飯份量根本不需要再多買什麼食物。

「哇!謝謝你!你真是大好人耶!我超喜歡這個咖啡牛奶的!你怎麼這麼好!」

「這個啊⋯是我欠你的!」御幸揚起嘴角,愉悅的角度像是鯨魚躍出海面。

他撐著下巴,覺得澤村喝著咖啡牛奶的這片風景正好,他用力閉上眼睛,忍耐住欲淚的衝動。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