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深夜熱線

*畢業的御幸x高中澤村

*在旅館趕出的生賀,可能錯字可能沒邏輯,不過代表敝人心意。

*在御幸生日的這天拜訪澤村的故鄉長野,有種命定的感覺。但訂下行程的時候,我分明還不認識御幸跟澤村,更是覺得這緣份獨一無二!

以下正文:


黑夜降臨許久,路燈的光芒透過玻璃,與房間裡的燈光產生交織,界線模糊曖昧。手機的鈴聲驟然響起,床上趴著的男人依然一動不動,只有手指頭微微動了一下,直到鈴聲響了許久,終於按下接聽鍵。

「喂⋯」
「御幸前輩⋯你該不會練習太累,十點不到就在睡覺吧!」
「啊⋯是笨村⋯」

聽見澤村久違的聲音,御幸的心臟跳動多跳了一拍,疲憊的身體迅速從睡意間清醒,既開心又擔憂。

開心的是澤村打電話來了,擔憂的是現在是大賽期間,澤村是怎麼了嗎?

「誰是笨村!!!」
「哈哈⋯你真是一點也沒變!」他都可以想像澤村的表情,一定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橘子貓,瞬間炸毛跳起來!

「御幸前輩也一樣沒變!一樣惡劣!」
「喔!多謝誇獎!」
「誰稱讚你了啊!」
「哈哈⋯今天找我有事嗎?」
「嗯⋯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啦⋯只是⋯只是⋯」

向來有話直說的澤村,今天吞吞吐吐的,御幸看不見他的臉,畢業了的自己不在他身邊,猜不出澤村想說什麼?

「明天比賽是嗎?」
「啊!是的!明天跟藥師⋯」
「緊張嗎?如果我是你,也會很緊張呢!」

原來是賽前的情緒緊繃啊!想到澤村此時想到自己,仍是覺得有點開心!已經畢業了的自己,離開了小投手,但即使是如此,跟別人搭檔了仍是依賴著自己,這真是對捕手最高的讚美了!

「喔!御幸也會緊張嗎?」
「會啊!二軍比賽場場都可能成為一軍的契機!很緊張啊!」
「真是沒想到⋯啊!我不是要說這個⋯」

不是比賽?那是什麼?御幸站到窗邊,看著寂靜的夜色籠罩這座城市,除了有秩序排列的街燈光亮,城市彷彿置身睡眠,安靜無聲,靜靜地等待黎明。只有自己的心跳聲,還有手機裡傳來的小投手的聲音,明亮溫暖,是這城市目前唯一的喧囂。

「那是什麼?」
「嗯⋯御幸前輩⋯我想說啊⋯」
「我聽著⋯」澤村的每一個字句都間隔許久,御幸不得不說點什麼,鼓勵澤村。

「御幸前輩⋯生日快樂!」澤村似乎鼓起勇氣,面對最可怕的打者,三振出局以後,就從投手丘上迅速離開一樣,掛了線。

「哈?」御幸立刻回撥電話,不接是嗎?還是不接!?御幸一直撥到第五通電話,澤村終於接起了。

「喂⋯」澤村彷彿用光面對打者的勇氣,聲音微弱。

「我只是想跟你說兩件事情,給我仔細聽好了!」

「是!!!」他彷彿好像可以看見澤村彷彿在宿舍床上正襟危坐。

「第一,我的生日不是今天,今天是十六號⋯」御幸把手機拿了稍微遠一點,一秒鐘後聽見他預期的慘叫聲,聲音淒厲,慘絕人寰。

「第二,明天我會去看比賽,好好投,不然明天幫奧村一起幫你開反省會!」

「明天!?明天會來嗎?」

「嗯!早點睡!我期待你明天的表現!」

「好!御幸前輩晚安!」小貓彷彿被順好了毛流,被放在了溫暖的電暖器前,聲音既溫和也柔軟。

「生日快樂,明天當面跟我說吧!先謝了!晚安!」

御幸關了房間的燈,躺回床上,設好鬧鐘,把自己紮紮實實的包裹在棉被裡,十一月的深夜,常常讓他冷到無法入眠,但今天他覺得非常溫暖,手指頭都帶著暖意。

那個打來電話的小投手,帶來夏天的熟悉的熱度,暖到他的心坎。

忘了跟他說,雖然搞錯日期,不過他是今年第一個跟自己說生日快樂的人。說起來,仍是那麼與眾不同!

戴上眼罩,等待黎明,他第一次如此期待自己的生日。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