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Waiting for the Sun 04

搬到新家的隔天就是春訓開始的第一天,澤村自己搭了地鐵去球團集合,再跟隊友們出發去春訓地點。長達一個月的春訓,當然從基礎體能訓練開始,再漸漸加入傳接球、打擊練習,澤村最期待的當然是實戰演練,站在投手丘上的真實模擬投打對決。而他當然都是認真對決的。

經過幾天的體能訓練,進牛棚的時候總是會有的,不過跑來看自己情況、接自己球的是另一位捕手前輩武田,總是喜歡對自己又搓又揉。澤村雖然是個熱情的人,但很少遇到比自己的溫度更高的,如果澤村是37度,是一般體溫略高,這位前輩是摸了有點燙傷的程度,應該是42度左右。有時候還沒踏進牛棚,他都覺得自己的頭快被熱情搓成禿頭⋯在牛棚練投雖說還是會意識到御幸的存在,不過前輩說自己的球旋轉的非常漂亮,自己也覺得狀態不錯,他想自己確實開始往前邁進了!往前投出漂亮的一球,澤村開心的在牛棚裡大叫,引來前輩們不滿的表示。

「吵死了!」
「不大叫是不會投球嗎?」
「哈哈哈別管他們!再來一球吧!」
「武田前輩別寵他!我們耳朵會聾的!」
「哈哈哈沒關係!打棒球有眼睛看暗號跟球就好,耳朵沒關係啦!」
「前輩!!!」

訓練如平日一般,也許偶爾撞進了那雙深金色眼眸中,會有如同溺水一樣,覺得自己正漸漸沉入水面之下,抬頭望上看,一片亮光照著流動的水波紋,他已遠走而自己沉在水底⋯

啊!不能洩氣!澤村把頭壓低在水龍頭下,冰冷的水洗去了鬱悶感,抬起頭像隻小狗,甩得洗手台邊都是水滴,他用力拍打自己的臉頰,鼓舞自己,點燃心中跳躍的火焰。

「呵呵⋯你在幹嘛啊?臉都打紅了!」

澤村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抬起頭,他看見一位個子嬌小、面容如聲音一般甜美的女孩,正站在洗手台側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啊⋯沒關係啦!反正沒有腫就好!」

「你是想睡覺在提神嗎?超大力的!」

「喔⋯算吧⋯對了請問妳是?」澤村一愣一愣的跟著對方話題,這才突然想起他根本不認識她⋯

「你好!我是小松亞紀!是球隊的總務單位的職員,剛好來做上次維修工程的驗收,就剛好看到你在⋯」女孩做了個打臉頰的動作,俏皮又可愛。

之後澤村偶爾在球場會遇見亞紀,幾次的聊天讓亞紀知道澤村喜歡吃餅乾,所以亞紀送過幾次餅乾給自己,澤村在販賣機買過熱可可、熱咖啡做為回禮。在按到熱咖啡時,他就會想到高中晚上幫倉持跑腿,會跟來買黑咖啡的御幸不期而遇。

交往以前,御幸總是一隻手插在口袋裡,一隻手拿著咖啡,從容不迫的逗弄著自己,看著自己跳腳就笑得更沒心沒肺的。告白的時候也是,御幸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啊!隨口說出「澤村!我喜歡你喔!」

那時候腦袋徹底當機,只能瞪著御幸那張很好看的臉不斷放大,一個輕柔的吻落在自己唇上,御幸在自己的唇邊輕笑出聲。

「跟我交往吧!現在,回答我。」
「欸?」
「好嗎?」
「喔⋯好⋯」澤村因為呆滯而撿著御幸的話尾跟著說,完全不知道自己答應了什麼,就懵懵懂懂的跟御幸交往了。交往之後,御幸有時候會壓著自己在販賣機旁的暗處,他記得唇上濕潤的觸感,伴隨自己緊張被人發現的顫抖。在時光的流動中,愛戀漸漸在內心如藤蔓盤根錯結,即使是他自己,也說不出是那一個地方落下的種子。

「澤村君喜歡黑咖啡嗎?」亞紀捧著熱美式咖啡,輕啜著。
「不⋯很苦,我不喜歡⋯」澤村想起咖啡的苦味垂下眉毛。
「那你買不喜歡的飲料請我?」亞紀圓睜杏眼,露出不能理解的表情,澤村笑了起來。
「我買可可跟咖啡,是你選咖啡的啊!」
「也是!我不喜歡太甜的!那如果我選可可呢?」
「我就喝咖啡啊!雖然不喜歡!」

澤村吐了吐舌頭,他沒說清楚,其實他沒想什麼就直接按了按鈕,手上的兩罐飲料不過習慣難以改變而已。咖啡的苦味,他常常在那人的唇舌中嚐到,此時此刻居然有幾分想念。

-----
一開始寫不過是想寫失戀的心情,寫到一半突然很後悔,我以前作業都沒寫這麼多字,甚至隨心所欲的亂寫,這樣的我能好好完結這個故事嗎?

結局不夠有力怎麼辦?兇手的動機其實蠻無聊的怎麼辦?

不過還是憑藉一股任性跟衝動就寫了!希望看到這邊的你能夠喜歡。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