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冬日暖陽

*短短的短打

*願世界我愛的人都能被溫柔對待



「我很愛妳,可是別帶走他好嗎?不要留我一個人⋯」

突然失了力用力往前一傾,御幸從那個迷離慘白的夢境醒來,掌心一片濕意,眼睛下意識往床邊一望,父親依然熟睡著。他將掌心在大腿上擦去了汗水,忍不住碰了碰父親打著點滴的手,很暖,胸腔裡直跳的心臟才稍稍緩和下來。

身後喀拉拉的門聲令他驚懼的回頭,看見那一身白衣,他迅速站起身走到門外,動作迅速但輕巧的掩上門。

他站在蒼白的醫院走廊底,看著窗外金黃銀杏片片掉落,他聽到聲音回頭時,澤村有那麼一瞬間以為御幸雪白的臉色跟一旁的慘白牆壁融為一體。

「御幸前輩⋯」
「澤村?你怎麼知道這裡?啊!你去問小禮的嗎?總之,謝啦!我沒事啦!」御幸抓了抓頭,突如其來的澤村令他意外也有點不知所措。

澤村沒說什麼,只是從背包裡拿出一盒蘋果禮盒。

「你零用錢已經很少了吧!幹嘛買這個!」
「又不是給你的!是給前輩爸爸的!」
「喔!好吧!謝謝你!」
御幸捧著蘋果禮盒的紙盒,指尖卻反而微微用力,紙盒邊緣因而變形。

「你幹嘛啦!我很小心帶來的耶!」澤村見紙盒有點變形忍不住大叫,還沒準備好下一句抱怨的話,就突然被御幸擁入懷裡,捕手的手臂很用力,澤村覺得有點發疼。

「謝謝⋯謝謝你來⋯」御幸埋在澤村的肩窩,悶悶的聲音震盪著澤村的胸膛。

「蘋果⋯蘋果會壞掉啦⋯」澤村因為突如其來的擁抱,聲音顯得氣虛⋯
「前輩⋯前輩的爸爸⋯」
「他沒事⋯醫生說只是勞累過度⋯抱歉⋯嚇到你了⋯」

御幸放開了澤村,隨後帶著澤村進到病房,父親已經清醒,他便削了蘋果給父親跟澤村。

他坐在一旁看著父親跟澤村分明第一次見面卻莫名熱絡的畫面,心頭暖暖的。

是因為澤村來了吧!

太陽升起,驅趕迷亂倉皇的霧色,夢裡的願望她聽見了!

他不被帶走,他與他,還在他眼前。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