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你的願望

*@Kyuuuuuい 遲到的賀禮,希望下次有機會再見面!

*@合續 今天生日快樂!勉強趕上了,希望三次元的生活大家都很順利!

*一文兩送,非常抱歉(⁄ ⁄•⁄ω⁄•⁄ ⁄)

*太陽與花束的系列


鰻魚在烤架上烤得滋滋作響,濃郁的香氣隨著油脂滴落而迸發,一旁的桌上已經放好剛剛烤好的海苔,御幸細心的一張一張疊好之際,還得防範那個小盜匪打劫,海苔就是個大人小孩都喜歡的美味,是零嘴也可以當正餐。

御幸將剛切好的黃瓜條也放到桌上,轉身便熱開鍋,蛋液滑落滾燙的熱油之間,御幸仔細的用筷子撥弄著讓玉子燒成型後,應該放冷了再切才好看,不過時間不夠,只能直接放到砧板上切,形狀不能完美,讓御幸苦笑了一番。

今天是立春前一天,也是澤村剛到這個家來的第一個節分,一個家之所以成為家,並不只是兩個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而是擁有共同的生活記憶、獨特的相處時光,因此,家人與房客,是不同的。

每一個生活的小細節會篆刻在記憶裡,成為兩個人的共同過去。

所以御幸下午特別請了兩個小時,去超市買了食材,再提前時間去幼兒園接了澤村下課,比平日還早回家,讓澤村一手牽著御幸仍掩不住興奮,跳啊跳的,御幸忍不住開口:
「你下個月就要上小學了,會緊張嗎?」

「有一點點⋯」澤村的腳步稍微冷靜下來,眉頭微微蹙起。

御幸淡淡的笑了起來,用牽著澤村的手輕輕按了按他的掌心。

「我第一次上班的時候也很緊張!」

「御幸也會緊張嗎?」澤村聞言,好奇的抬頭看御幸。

「會的喔⋯不過半個月後就漸漸習慣了!你也是的,會認識新的老師、新的朋友,你會很快樂的!」

坐在客廳寫功課的澤村,聞到食物的香味,忍不住摸到廚房門口,偷偷走到餐桌旁,御幸正背對著自己在清洗烤架,應該需要一點時間刷洗,他正有機會突襲!

「榮純!先來洗手!」澤村聽到御幸突如其來的聲音,身體劇烈顫抖,嘴角下垂,突襲、失敗!

御幸一邊捲著惠方卷,一邊教澤村怎麼捲出漂亮的惠方卷,澤村小小的手掌捏著竹簾往前捲,雖然因為施力不均,成品有點凹凸不平,不過看到澤村抬臉跟他邀功的笑容,御幸仍是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御幸把做好的惠方卷跟一些小菜拿到桌上,再加上熱騰騰的味噌湯。澤村笑眯眯的看著御幸坐下,然後看到桌上的惠方卷,突然露出疑惑的表情。

「為什麼不切呢?」他記得媽媽都會切成一片一片的海苔壽司,之前御幸做壽司的時候也是,為什麼今天不切呢?

「今天是節分,這個呢叫做惠方卷,吃的時候要對著吉利的方向,不可以說話,也不可以切斷,然後想著自己的願望,就會有好運氣喔!」

「真的嗎?那御幸的願望是什麼?」

「嗯⋯⋯不告訴你♡來!今年的方向是這邊,這個給你,吃吧!」

御幸挑了個漂亮的惠方卷遞給澤村,澤村白白胖胖的指頭握住惠方卷,還嘟起嘴巴看著御幸,他想知道御幸的願望是什麼嘛!

御幸嘴角一勾,拿著澤村做的惠方卷開始吃起,見御幸分明不理自己,澤村只好開始吃著手上的惠方卷,努力的塞進嘴裡,雙頰塞得鼓鼓滿滿的,像隻可愛的小倉鼠,御幸眼角餘光掃到澤村苦吃的模樣,忍不住憋笑。

說不能切斷又不是說不能咬斷⋯

澤村賣力的吃完後,御幸忍不住嘴角上揚,連忙推了推味噌湯給澤村順一順喉嚨。

「今天在學校有玩灑豆子驅鬼耶!前園園長戴著鬼面具喔!」澤村喝完味噌湯後,突然想到白天的遊戲。

「是啊!今天也是做這個儀式的日子,不過我找不到鬼的面具,明年吧!明年再來!」

「御幸要當鬼嗎?」澤村的眼睛閃閃發亮。

「拜託榮純可以嗎?」

自從來到這個家,雖然御幸偶爾晚下班,他會是幼兒園最後一個回家的,不過他還是好喜歡御幸來接自己下課;雖然偶爾吃外面的晚餐,不過只要可以,御幸幾乎每天都做飯給自己吃,像爸爸也像媽媽、但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的御幸,是這個世界上他最喜歡的人了!最喜歡的御幸拜託自己⋯

因為想起今天園長被豆子砸而唉唉叫的聲音,澤村小小的眉頭蹙起。

御幸忍不住微笑,伸手揉了揉澤村柔軟蓬鬆的頭髮。

他的願望嗎?

願這個世界對你溫柔、願你平安、願你健康。

如此,而已。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