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小小的願望

*雙職棒
*不同球隊設定

*標題取名失能⋯


澤村看著地上碎裂的玻璃,流淌著琥珀色的蜂蜜,淚水不知不覺落下,在地上一滴兩滴終成一片湖泊。他用左手掩住嘴,不肯透露一絲嗚咽,他只剩下倔強,在這一段感情中。澤村跪坐在玻璃碎片前,彷彿看著自己的感情世界。

整理好地板後,他整個人乏力的坐在沙發上,喝了幾口從冰箱拿出的礦泉水。瓶身上不斷沁出的水珠,彷彿在幫他宣洩,所有還想哭泣的心情。

多年的感情,當然不是不曾吵架。因為他的倔強、御幸的自作主張,吵架根本是家常便飯。生活中的瑣碎細節那麼多,有時候是御幸的備用眼鏡亂放,澤村不小心洗壞了衣服,這樣偶爾就引發口角,然後他們常常在一個相視而笑中化解了僵局,最後擁抱在一起。

身處在不同的球隊,完全不同的城市,能夠在同一個假日在共同的家,非常非常難得。

明明都知道的,可是還是沒辦法好好把握每一個細節,還是不小心吵架了。相處時間已經稀微,感情是不是在這期間就消耗殆盡?礦泉水已經變成常溫,而澤村的淚水又在不知不覺中靜靜流著。

鑰匙孔傳來轉動的聲音,澤村的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

御幸提著大包小包的食材走進來,沒直接進到廚房,而是站在澤村背後,他聽見御幸放下東西窸窸窣窣的聲音,接著很長一段時間,御幸沒有任何動作,大概過了幾分鐘或者更長、或者更短,澤村無法清楚判斷時間的長度,小腦袋因為無法解讀御幸的情緒而纏繞打結,然後就聽到御幸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真拿你沒辦法⋯」
御幸伸手扶著澤村的臉頰向上提起,他看見澤村紅透的眼眶,心尖忍不住酸軟了一下。

「沒辦法啊⋯誰讓我的球隊沒提出你的申請呢⋯」

澤村聞言,眼眶又開始泛淚,哭了許久的呼吸開始濃重⋯

「別哭了⋯都三十歲了呢!還這麼愛哭⋯」

這麼多年了,御幸就是拿澤村的淚水沒輒。就算是昨天澤村因為沒能拿到自己球隊的合約無理取鬧,還把自己關在客廳睡沙發一夜,本來夜裡他差點氣得要背起行囊直奔球隊宿舍,仍是捨不得澤村,他那小小的願望啊,那也是他的願望。此時此刻,他再也提不起氣來。

「我⋯我想跟御幸再一次組成搭檔啊⋯」

澤村的聲音因為哽咽破碎不堪,御幸忍不住低頭吻了吻澤村泛紅的眼眶。

「對我來說,只要你在投手丘上發光發熱,就足夠了,即使⋯在你面前接球的不是我!」

「可是我希望在我前面的,是你啊!」

「我只希望,你別再受傷,健康快樂的挑戰每一年的日本一!當然,我會擋在你前面喔!」

御幸突然狡詐的笑了一下,不服輸的澤村又想哭又想笑的,想起御幸跟自己一樣,對勝利都一樣執著,表情瞬間有那麼一點放鬆。

「日本一是我的好不好!」

澤村恨聲說道,伸手壓下御幸的腦袋,抬頭吻上御幸的唇邊,然後輕聲說道:
「還有,你也是我的!」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