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遲到的約定02


2.
濃厚的灰雲掩蓋了青藍色的天空,細密的雨絲切割了招牌五顏六色的霓虹,畫面顯得更加閃爍。居酒屋裡不因這夏日夜晚的驟雨而冷了氣氛,昏黃色的燈光顯得更加溫暖,以前高中的棒球球兒增添了歲數,見面卻如同過去,吵吵鬧鬧。

「抱歉!我遲到了!」木門喀喀的發出聲響,額前細髮都被雨打溼了的澤村立刻鑽進來。

「遲到了,就給我直接一杯!」許久不見的伊佐敷,目露令人熟悉又懷念的凶光,往前推了一大杯啤酒。

「啊!還有我的一杯!」小湊亮介也露出笑容,站起身來倒滿一杯啤酒遞給澤村,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場;澤村只好接過,一口氣連乾了啤酒,見他這麼乾脆接受懲罰,伊佐敷的那杯就讓他帶著入座,春市幫忙遞筷子、佈點菜給澤村。

「剛剛在練習嗎?」
「是啊!小林前輩說要看看我的球路,剛剛在牛棚練投。」

「澤村你真是不湊巧!」伊佐敷拿起一隻烤雞串,咬了一口然後接著說:「御幸那傢伙剛走呢!」

「說是趕班機,來坐半個小時就走了!」春市補充說明,他看著澤村的嘴角失守,瞬間失了笑容。
「也真是太不巧了吧!」澤村露出一個上揚的微笑,然後又喝了一口啤酒,強自鎮定一點情緒。

「這個是他說要給你的!」在一旁一直靜默不語的倉持遞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給我的?」
「嗯!他說也沒想過還是遇不到你,說是生日禮物!拆開看看吧!我也很好奇他送什麼?」

澤村的指尖有些顫抖,他握了握拳,才開始拆開包裝紙,沒有太複雜的裝飾,一層紙剝開就看到紙盒,打開蓋子後,他看見了一隻棕色的手套,一隻左投專用、而他自從進職棒後就一直慣常使用的品牌跟系列。他拿出來套上右手動了動,發現已經揉過,上手的程度是他明天就可以上場使用的狀態。

「御幸這傢伙還真有心!這是你習慣用的系列欸!」倉持摸了摸皮質,肯定的說道。

「不公平!」降谷曉的聲音悠悠響起,他憤恨不平的看著澤村,澤村無奈的笑了笑說:「你還沒生日嘛!」

「那我們怎麼辦?」川上跟丹波假裝露出一臉苦苦的表情,惹得笑聲四起,氣氛更加熱烈!

「澤村再幾天就生日了呀!壽星要多喝一點才會長大啊!」伊佐敷沒放過任何一個灌人酒的機會,澤村苦著臉心想早就長大了,但還是不敢反抗,最後離開居酒屋的時候,腳步已經十分踉蹌,沒有倉持扶著大概很難好好坐上計程車。

不知道睡了多久,澤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還在車上,他轉頭看向倉持,發現路燈的燈光隨著車子的前進在倉持的臉上閃爍,他分辨不清倉持前輩是否清醒,但他聽見了自己的聲音在車子裡迴盪。

「倉持前輩跟御幸前輩有聯絡啊!」
「他偶爾會找我!」
「為什麼他都不找我?」
「這個問題只能問他吧!幹嘛問我?可能沒朋友吧!」倉持隱去一個哈欠,轉頭看著澤村,光影在他的臉龐鍍上一層薄薄的光芒,時隱時顯。

「我跟御幸那傢伙吃飯的時候,常常都聊到你。聊你最近又保送了誰、在休息室大吼大叫,電視收音效果非常好之類的⋯」澤村本來想辯解幾句,計程車正好停著紅燈,路燈從後車窗灑落了細細密密的光,照著倉持認真的眼神。

「那傢伙雖然不打棒球了,但還是很喜歡棒球的!」

3.
御幸一也戴著銀色細框眼鏡,他抬手將瀏海直接往後梳,看著巴士離去,嘆了口氣。今天的工作是拜訪在球場旁邊的客戶,頗難猜測跟澤村多年未見,居然是以這個方式再見面。騙不了自己的,他也想見見澤村,否則怎麼會小小繞路,選擇球隊進出的地方路過呢?御幸苦笑了一下,邁開腳步往下一個地點出發。

他推開以前少棒隊跟高中時期常去的運動用品店的玻璃門,老闆聽見聲音抬起頭來,看見御幸,嘴角上揚。

「好久不見啦!一也!最近還好嗎?」
「很好!」熟悉的地方讓他輕鬆自在的靠在櫃檯邊,他環視店面,球棒林立在一角、手套跟球鞋整齊排列在架上,跟他高中時看見的並無二致,轉頭看見老闆雙鬢斑白,才感覺到歲月的流逝。

「呵呵⋯你看起來是有精神得多!」老闆從櫃檯後的抽屜裡取出一個盒子放到桌上,打開蓋子,透出一股皮革的味道。

「你要改當投手了嗎?居然要我幫你調投手手套,還是左投的呢!」
「不是!這是要送後輩的!」
「我還以為你要重新撿起棒球了呢!後輩啊!是澤村榮純吧!你高中時的搭檔!」

長輩就是可以毫不客氣的踩踏一些界線呢!御幸苦笑了一下,拿起手套好好觀察了一下,雖然澤村現在都會有廠商贊助,不過他實在也想不出要送一個棒球笨蛋什麼?

「是啊!是要送澤村的沒錯!」
「他是個很有活力的選手呢!即使上來面對危機,也很能帶動進攻步調呢!」
「澤村高中就是這樣了!他是個很有趣的人!」御幸忍不住淡淡一笑,鏡片下的眼兒彎彎。

他坐在客廳,正費力的壓揉著泡過溫水的手套。他想,送給投手最適合的就是手套吧!然後今年的OB會正在笨蛋的生日前,見個面吧!然後把禮物送出去。或許還應該道個歉!為那個沒有在職棒再見的約定⋯

御幸抹了抹額前的汗,開始敲打起手套,過了一段時間他才放下錘子,將右手伸進手套,感覺一下手套的狀態,覺得差不多以後,就先放在乾毛巾上晾乾。

其實他從來沒刻意躲過澤村,只是大學畢業後幾年,自己因為工作無法配合從來沒參加過OB會,之後只要澤村出席的OB會,自己肯定會因為人在國外出差不會到、澤村只要沒到,御幸就剛好在東京而出席,御幸身上彷彿裝了名叫「澤村榮純驅離器」,發揮精準、無一例外,雖然澤村不出席的時刻少之又少。

後來,他也會覺得不見面,也好。
除了抱歉他也不知道能說什麼。而且他也不覺得真的怎麼樣,澤村在職棒過得很好,不過一兩年就升上一軍,現在更是陣中的主力投手,沒有自己,澤村依然發光發熱。頂多覺得有些可惜。不過今年澤村的生日,他難得一見的想起來便準備了一番,取貨前居然看見那笨蛋一面。

電視螢幕以外的澤村,看起來更笨了!然後,還是一樣明亮!跟他記憶中,比夏天的炎炎烈日還要閃耀,一模一樣。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