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Sakura

職棒御幸x大學澤村

1.
沿著河堤邊一步一步向前,遠處已可見到漆黑的夜空被驅趕著,陽光開始慢慢攻陷領地,星星月亮逐漸隱於天空。一天,正要開始。

清晨的光線雖然微弱,但已可看到櫻樹在河堤邊繁華盛開,飄落的花瓣灑在前方的道路,淡淡的香味,讓澤村慢跑的腳步輕盈、心情愉悅。

上坡的坡度讓澤村的氣息稍稍急促,但這也提醒自己,今天的晨跑即將結束。沿著上坡,左轉是一條小小的街道,御幸租的公寓就在街底,是一棟新建的五樓公寓,站在陽台可以望見河堤恣意怒放的櫻花,也可以看見車站回來的路,有時候,他會在陽台上對著御幸揮揮手。

澤村開始放慢速度,調整呼吸,漫步在回家的路上。街燈瞬間熄滅,告示黑夜已經徹底離開,陽光隨之灑落城市每一個角落,一旁住家的牆上坐著一隻三花貓,對著自己喵喵叫。

「哈娜醬,早安啊!」

三花貓彷彿朋友一樣,跟澤村平行漫步,只不過是在圍牆上,一起走到一個街口,喵了喵權當再見,三花貓便順著圍牆轉彎離開了!每天早上,哈娜醬都會陪他走這一小段路,不過御幸一起晨跑的那兩天,哈娜醬都喵了喵就坐在原地,完全不肯起來。

再一個街區,左轉就到了公寓門口,澤村從運動褲裡掏出門卡,御幸租的這間公寓門禁森嚴,雖然並非豪華公寓,但兩房一廳靠近車站,澤村問過,而御幸回答的金額,他覺得那個數字應該被模糊掉一定比例,價格失真!

他覺得這樣是不公平的,可是現在的自己確實不能負擔更多的金額,也只好單方面接受御幸的好意,付了平均租房的費用給御幸。

「打掃就交給你了!你就多多承擔一些吧!」御幸笑著跟澤村說,說他真的不是很喜歡打掃,寧可多看幾本記分冊。

2.
「我回來了!」即使知道御幸不在家,澤村仍是朝氣十足的喊出來。

打開冰箱,舀出要喝的味噌湯、玉子燒、一些涼拌小菜,然後開始加熱味噌湯、從飯鍋裡挖出熱騰騰的白飯⋯是的,只有白飯是澤村自己洗的米、放到電鍋裡、按下煮飯鍵。小菜、玉子燒、味噌湯都是御幸出門前做好,可以保存幾天的料理。

從小到大真的沒進過幾次廚房,頂多只幫媽媽挑過菜、跑個腿買買醬油,澤村做最多的,是洗碗。離開長野的家,住到青道高中的宿舍青心寮,有餐廳可以解決一日三餐,所以剛搬到這個公寓不到兩週的澤村,完全沒有理由可以被相信能夠自理三餐。

「這些料理都只要加熱就好⋯瓦斯爐⋯算了,用微波爐,你就一分鐘一分鐘,慢慢加熱吧!還有,金屬類的東西不可以放進去!」

剛接到澤村住進家裡,自己馬上卻要參加春訓,御幸皺起的眉頭,除了非常不滿意這樣的情況,還有滿滿的擔憂。

「不用擔心啦!這個我知道啦!」澤村則是滿滿的不以為然。

「總之,不要去便利商店買速食!」

「知道了啦!囉哩八嗦的!」澤村的臉頰鼓鼓的,對於自己的不被信任有點兒不高興。

「明明剛交往那天很熱情的⋯才幾天而已就這麼⋯」御幸故意撫著額頭,搖頭晃腦的嘆氣⋯

「才沒有!我才沒有熱情!你才熱情!」

「我是很想對你熱情啊!那天沒有到最後呢!我怎麼能讓你失望呢!」御幸故意脫下T-shirt ,露出精壯的胸膛、結實的腹肌。

「才沒有!才沒有!我才沒有失望!」澤村知道他說的是畢業典禮的前一天,臉頰立刻轟上一股熱氣,然後往後退,跑回去自己的房間。

門後還傳來悶悶的一聲:「你這個四眼變態!」

3.
一邊吃著飯配著小菜,一邊亂轉著電視的澤村突然停下手指的動作。電視上正播映著料理節目,主持人開心的說著笑著:
「要如何做出好吃的海苔壽司呢⋯」

澤村突然有個想法,他想學做飯!不是要學到廚藝精湛的程度,只是想簡單解決一日三餐,御幸對自己的照顧實在太無微不至,出門前還安排好所有事情,讓高中那群人知道,例如同寢室的倉持,大概會先用關節技固定住自己的四肢,直到自己的關節發出詭異的喀喀聲,然後伴隨著大笑聲說:
「澤村你是不是睡傻啦!御幸耶!他眼裡只有計分冊吧!哈哈哈哈!」

一旦有個初步的想法,馬上就想實行,這是澤村積極向前的表現。中餐不如做個海苔壽司試試?澤村一邊吃飯一邊筆記起了食譜。

雖然御幸只是剛升上一軍,但天才捕手的光芒肯定是掩蓋不了的,肯定會越來越忙⋯不想成為御幸的負擔⋯這樣的意念驅使著澤村!

「嗯⋯是照著食譜做的啊!怎麼這麼酸!」澤村因為醋飯的酸味眼睛都瞇成一條線,還微微泛出眼淚。不明白為什麼不一樣,真的不明白啊⋯

盤子上的壽司零零落落,形狀是不規則的圓形,海苔微微翹起,不能完全服貼在飯粒上。

「比御幸的頭髮還不乖!」澤村嘟起嘴,伸出食指戳了戳海苔。

再拎起一個丟進嘴裡,醋飯泛出的酸味、煎蛋透出的焦味,澤村嘆了一口氣。突然非常佩服媽媽,能夠馬上做出自己愛吃的可樂餅、什麼料理都難不倒她。唉⋯突然想媽媽了⋯

4.
「澤村?怎麼了?這時候打電話給我?」

御幸躺在宿舍床上,因為白天練習的疲倦,意識原本已飄散空中,再給他幾秒鐘,御幸就會模模糊糊的睡著了。突然接到澤村的電話,御幸立刻坐起來!

「喔喔!沒事啦!御幸你是明天下午回來嗎?」

「嗯⋯怎麼啦?」

「我是想啊⋯河堤那邊的櫻花開著,明天我們去賞櫻吧!」

「⋯」

「賞櫻不好嗎?」

「不是⋯我只是在想第一次正式約會怎麼被你先開口了⋯」

御幸用指頭按了按太陽穴,第一次約會就找那麼浪漫的地方,突然覺得小一歲的男友,出乎他意料的很有男友力!

「哈哈哈哈!御幸一也!我可是王牌澤村榮純喔!哈哈哈哈!」御幸聽著手機傳來澤村爽朗的笑聲,彷彿清晨的陽光,總能驅趕黑夜,一天的疲憊突然蒸發殆盡,御幸的嘴角上揚、心情放鬆。

「澤村⋯」

「幹嘛?」

「我想你了⋯」
御幸的低語,彷彿御幸真的在澤村耳邊說話,熱氣從耳朵開始逐漸擴散,然後很快的整張臉都紅了,可比當年在甲子園投手丘上滾落爬起身時的程度。

「你⋯你在說什麼?才幾天不見啊⋯⋯我⋯我也有好好想著你啊!」

御幸閉上眼,覺得這一球,是紅中直球啊!澤村是個害羞的笨蛋,笨蛋說的話,笨蛋自己沒有感覺,但聽的人耳裡,聽得出其中流動的情感,心臟緊緊一縮,真想立刻、馬上抱住那個笨蛋。

5.
澤村正在廚房裡奮鬥著,賞花就要帶便當,現在困難的是如何改造前一天的海苔壽司。跟媽媽請教了作法後,還被虧了幾把:
「小榮有女朋友了嗎?要約會嗎?」

「賞花本來就要帶便當啊!兩手空空多難看!不跟你說了啦拜拜!」

昨天做不好是因為只有用醋,少了糖去調味,壽司飯就會過酸。把熱飯盛出,倒入調和好的醋,然後用飯匙不斷拌勻,攪拌均勻就可放涼,接下來就可以準備其他材料了!

澤村開始下刀切小黃瓜跟胡蘿蔔,不過切成一大一小⋯繼續努力切成條狀,放到一旁。然後打開瓦斯爐熱鍋,然後丟下幾片火腿片。雖然私心很想煎蛋,不過想到昨天的成果,還是算了,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只能拿現有的武器面對。

「小榮啊!火腿夾起司、火腿配鮪魚罐頭,兩種都可以加上小黃瓜、胡蘿蔔,這樣就很好吃了喔!」

拿出一片海苔,鋪上一層醋飯,再放上一層薄薄的鮪魚,然後在排上胡蘿蔔條、小黃瓜條,再來就是用雙手往外捲,最後用點力氣壓緊。

「小榮!你力氣要小一點,太用力的話整個壽司就扁掉了!」媽媽還特地提醒。

「呼~看起來還可以!」澤村將成品拿出來,開心的放到一旁。接著繼續做下一個壽司捲!

6.
「我回來了!」御幸推開家門輕聲的說,因為整個室內都透著溫軟的陽光,一時之間,他判斷不出不在客廳的澤村在那兒。

走到廚房門口,才發現澤村正低頭認真的捲著壽司。

御幸的內心深處,有一處角落像是閣樓,長年累月,無人能找到進入的門扉,現在被澤村推開了,因為他的笑容,這個閣樓灑滿了星光,彷彿澤村跟他,經過不知幾個光年,現在終於相遇,終於看見他的熠熠星光。

這是第三次看到別人為了自己做飯呢⋯

御幸用手指敲了敲門,澤村抬頭看著自己的時候,還有一點茫然,然後變成驚恐,他想他的小男友應該不想讓他看到這個畫面,嗯⋯沒有男子氣概嗎?還是想給自己驚喜?

「我有事情要再出去一下,你等等打電話給我?」御幸對澤村微微一笑,沒等澤村回話,御幸拿了錢包跟鑰匙就往外走。

「你!你要去哪裡?」澤村終於回過神來追上去。

「就去便利商店一下!」

「喔⋯」

「我可能會挑很久,你再打電話給我!」

7.
御幸在便利商店已經待了半個小時,籃子裡放了七八瓶飲料,有綠茶、也有春季限定啤酒,難得一見,就拿了幾瓶。手機在手裡突然震動,是澤村的來電:

「我弄好了,你趕快回來吧⋯」有點囁嚅的口氣,感覺還是很在意他捅破了他努力的瞬間。

「我馬上回去!」

兩人並肩走向河堤,一人手上提著便當、一人手上提著飲料,卻有點默默無語。澤村的嘴巴微微噘起,表示有些不甘心;御幸的嘴角則是直接上揚,少了以往的壞心眼。

「喵~」

「哈娜醬!下午好啊!」澤村不再噘起嘴巴,而是漾出大大的笑容。

兩人一貓漫步於往河堤的路上,讓澤村有些訝異!

「哈娜醬!御幸前輩今天可是在的喔!你怎麼跟上來了呢?」

「喂喂!以我被討厭為前提嗎?」

隨意選了一顆櫻樹,坐在鋪好的塑膠墊上,不知何時,哈娜醬早就窩在櫻樹旁,閉上眼不理人。澤村從袋子裡拿出便當盒,卻有點猶豫要不要打開。

「快打開吧!我餓了!」御幸看了看澤村不安的表情,笑著對他說。

「嗯⋯那你不可以笑喔!」澤村的眼睛變成了被打出安打時慌張的貓眼。

「不會的!」

澤村慢慢地打開便當盒,上層是火腿夾起司海苔壽司、下層是火腿配鮪魚海苔壽司,還有一個小便當盒,裝了一些水果。小壽司們的形狀確實不是太完美,是有點不規則的圓形,而且小黃瓜跟胡蘿蔔的粗細有點差異,可是這不影響御幸感受澤村滿滿的心意。

「我開動啦!」御幸馬上伸出手拿了一個放到嘴裡,澤村嚴肅觀察自己的表情令他想發笑,不過現在真的不能笑。

「其實還蠻好吃的啊!搞不懂你緊張什麼!」御幸隨手拿了一個壽司塞進澤村微張的嘴。如同他所說的,壽司雖然形狀差了點,不過味道很正常,甚至是不錯吃的!

「真的耶!」澤村自己嚼了幾口,發現味道真的不錯!

「喂喂!你都沒試味道嗎?」

「誰叫你提早回來!我根本來不及啊!」澤村指責的眼神射向御幸。

「我可是非常盡力趕回家耶!第一次約會怎麼能遲到呢?」

「喂喂!你小聲一點啊!現在可是在外面啊!」澤村聽到御幸正常的音量講著約會二字,連忙伸手摀住御幸的嘴巴。

看著澤村緊張的神色,御幸起了一點壞心思,故意伸出舌頭舔了舔澤村的手心。

8.
御幸躺在塑膠墊上,看著櫻花花瓣隨風飄散,看著澤村栗色的髮絲隨風搖曳,他沒有從這個角度看過小男友的背影。高中三年的訓練,從肩胛骨到腰線,沒有一絲贅肉,是結實漂亮的曲線,皮膚因為引退而不那麼常曬太陽,蜜色的肌膚變得白皙。

自己所熟悉的,是常常站在隊伍後面,看著他手舞足蹈的背影,只是看著,也能讓自己覺得開心。

不過現在小男友坐得僵直,看來還有點不高興。但他可是受到教訓了耶!他用右手撫著發紅的臉頰,啊可能有點腫了!

「怎麼突然想自己做壽司呢?」御幸選了一個安全的話題。

「⋯我想自己做簡單的料理,這樣你去比賽就不用擔心我啦!」澤村吶吶的開口。

「喔⋯那又沒什麼!我本來就自己做飯啊!只是多做一些而已啊!」御幸不知道澤村的內心有此曲折,有點詫異。

「你不要這樣啦!把我當小孩子!」

「我不是把你當小孩子⋯嗯⋯怎麼說呢⋯就是喜歡你想照顧你吧!」御幸抓抓頭髮,耳廓微微紅了起來。

澤村聞言,有點驚訝,沒想到向來隱瞞心思的御幸,此時竟如此坦白,自己也突然覺得有點害羞,對於御幸脫口而出的喜歡二字。

轉頭看了躺在地上的御幸,才發現御幸的右臉頰整個紅腫,細看還有一個左手印!

「啊!怎麼這麼腫!這個dying message太明顯了吧!」澤村馬上拿起旁邊的冰飲料貼上去。

「什麼dying message啊!你最近不看少女漫畫看柯南嗎?」

9.
橘黃色的夕陽,如水彩般漸層塗抹在天空,餘暉照在粉色的櫻花上,花瓣變成陽光的暖橘色,萬千風情。

御幸沒有心思看,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大腿,澤村的睡顏比櫻花好看,千萬億萬的櫻花,奪人心神,對自己而言,比不上澤村在自己面前,放鬆心神、沈沈睡去。雖然,那是因為啤酒的緣故。

「竟然喝一罐就倒了!」御幸忍不住笑了。

收拾好東西,把澤村背起來,慢慢地散步在櫻樹下,總覺得有股即視感。

啊!高中也有過一次,不知道販賣機哪裡來的類酒精飲料,那天晚上,他剛好跟澤村一起去販賣機,看到有新飲料,兩個人都買了。坐在一旁的長凳上,邊喝邊聊當天比賽的細節,突然,澤村就倒在他肩上,最後,只得把他背回五號室。

沒有什麼浪漫情節,甚至有些搞笑,不過本來就是一起站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的同伴,那些辛苦的、流淚的、好笑的,都是一同經歷過的青春,在那片湛藍的天空下。

思緒雖然飄蕩在高中的青春歲月,然而背上的重量提醒自己,這個人啊!已經是自己的!不只是並肩同行的搭檔,更是自己的,情人!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囈語從自己的背上傳來,讓御幸忍不住輕輕一笑,反正現在的他也聽不懂,但他還是答了:
「不是把你當孩子啊!我只是在寵你啊⋯笨蛋!」

御幸的聲音飄落在櫻花雨間,只有跟在他腳邊的哈娜醬聽到了。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