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Waiting for the Sun 03

放完年假,春訓尚未開始,他們幾個比較熟悉的選手會找個比較溫暖的地方做自主訓練,如果自主訓練得當,到春訓的時候,因為已經調整好身體狀態,就能夠好好的向監督宣示自己的好狀態,爭取賽季開始的先發機會!

通常地點都是御幸跟倉持還有小湊前輩處理的,要聯絡場地跟飯店,今年御幸當然沒什麼心思想這件事情,就由倉持跟小湊決定,個別通知了御幸跟澤村,還有一些較好的球員們。所以澤村跟著隊友在一月中旬的時候,踏上了陽光和暖的沖繩。寒氣逼人的長野跟陽光普照的沖繩,溫度變化如此劇烈,澤村的鼻子突然一陣發癢,忍不住打了個大噴嚏,惹來倉持嫌惡的一眼。

「髒死了你!」
「是人哪有不打噴嚏的!」
「竟然敢頂嘴!」倉持直接手刀劈了澤村的頭,惹得澤村哇哇大叫。
「你好吵!聲音太大了!」小湊亮介再補上一刀。
「嗚嗚小春借我躲一下!」
「榮純君還是一樣,跟吉祥物差不多嘛!」
「小春越來越壞了!」澤村懶得否認吉祥物這個稱謂,只想好好躲在小春背後逃避倉持跟哥哥的合力攻擊。

小春雖然是不同球隊的選手,不過剛好訓練地點相同,就跟著哥哥提前兩天到達沖繩。最大的原因是他也想看看澤村,多年的好友可不是裝飾品,他會用自己的方式陪伴澤村。上了小巴士,澤村就蹭在小春旁邊,他看著窗外每年的自主訓練前都會看到的風景,會有一些小小的變化,他有時候會訝異自己的記憶力,居然可以疊合前一年的記憶,比較出小小的差異。

「榮純君是不是瘦了呢?」
「喔⋯可能上週感冒的關係吧!不過我已經好了喔!」
「原來笨蛋也會感冒啊!」倉持從澤村跟小湊位置中間,突然冒出一句。
「誰是笨蛋啊!」一群人就在吵吵鬧鬧中往飯店移動。

下榻的飯店房間是兩人一間,幾個人在巴士上就分配好房間,其他隊友還開心的說投捕搭檔就一起吧!御幸跟澤村往年不都一起嗎?反正是最默契十足的兩個人啦!倉持見澤村表情雖沒特別表示但他讀得出他有一點僵硬,多年習慣照顧這傢伙的習慣使然,他一把搶過鑰匙說,同學間也很久沒有好好聊一聊了就勉強跟四眼一起吧!最後是倉持跟御幸一間、澤村跟小湊亮介一間,小春就加了張床跟哥哥一起。大家在吃完晚餐後,因為倉持還帶了電玩來,結果通通都聚在御幸跟倉持房間,跟高中集訓的時候一模一樣。

澤村找了個空檔,自己一個人溜了出去,雖然其他隊友不知道自己跟御幸的事情,不過知道的人對自己小心翼翼的,深怕什麼點會觸發自己的情緒,讓他覺得愧疚,畢竟這是他自己的事情,是他該面對的課題,卻讓大家不斷顧慮著自己,想到這裡他覺得透不過氣來。

他坐在通往花園的一個階梯上,雙臂撐在地上,仰頭看向天空,此處的光害不如東京,能看見星星聚集彷彿燈河流動。他知道現在所看見的星光都是千萬年以前發出的光芒,現在眼前所見的這顆星星也許早就消滅,毀滅的光熱走到地球,自己早已不在⋯時間的計算週度可以如此長,長到無法用自己的生命計算,所以他想時間如果拉長到五年十年,他還是忘不了御幸⋯但也許可以稍微不愛一點。所以再給自己一點時間,他就可以稍微釋懷,看到御幸的時候,不會心臟猛跳,活像遇到敵隊的第四棒一樣。

「抱歉!我之前打擾你了啊!」身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停在自己的背後。
「啊?」澤村因為御幸突如其來走到自己背後,心臟猛烈狂跳到他覺得快衰竭,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完全聽不懂御幸說什麼,仰頭看著御幸。
「我年前打了通電話不是?」
「喔⋯那個啊!反正是花你的電話錢!哈哈哈!而且我們還是搭檔啊!」澤村用指甲撓了撓耳朵,露出一個單純的笑容,然後對御幸伸出一個拳頭,像是球場上用手套互擊鼓勵一樣。

「而且不過是一些嘮叨話而已⋯別在意別在意!」澤村知道御幸不記得對話,之前都是這樣的。

澤村早就決定好,棒球這條路,是要跟御幸一起走的!即使少了戀人這個身分。御幸離開以前丟了句早點回去休息,澤村仍是維持一樣的姿勢,看著那一方閃爍耀眼的天空,在心底下了深深的決心。

身體經過幾天的訓練,回到東京的每個選手都已找回了球季時的反應力,準備投入春訓以前,澤村利用空檔找業務看房子,雖然他知道倉持前輩不介意自己窩在他家,不過他覺得搬家對自己來說是一個嶄新的開始。他看中一個離球團地鐵兩站的物件,雖然沒有物業管理,不過是有門禁管控的,而且是日式建築,讓他想起長野的房間,窗戶掛個風鈴,就像回到家一樣。一個衝動下,他便簽了約。晚上跟倉持前輩吃飯時順道提起這件事,澤村覺得自己快被倉持的雙臂掐死了。

「你怎麼自己做決定?好歹也該帶我去看看!」
「倉持前輩租這間房子的時候也沒通知我啊!快死了快死了啦!」澤村用力推著倉持的手臂,嗚!他真的快喘不過氣了。
「明天帶我去看看!如果我覺得不行就給我退租!」倉持鬆了手臂,他當然知道澤村是成年人,簽下契約即使是個笨蛋也具有法律效力!不過他可不能讓他住在連自己都不認可的地方。

「欸?」
「欸什麼欸!」

倉持前輩最後還是開車載自己的行李搬到新家,他一一拆開了紙箱,把生活用品歸位,雖然他的東西不多,而且是還有著料峭春寒的時節,澤村仍是忙得滿身大汗。沖了個澡後,他一邊擦著頭髮一邊突然想起小春在自主訓練中的某天晚上,特地跑來自己住的飯店,兩個人一起坐在中庭,喝著啤酒輕鬆聊著訓練中的趣事,說著聊著,小春說他要當自己找到的新家的第一個客人,澤村突然笑了,小春只能當第二個客人了,第一個已經被倉持前輩搶先了!即使來當搬家工人,澤村還是從紙箱裡翻出杯子跟茶包,雖然被嫌棄了,不過倉持前輩最後還是喝了茶、吃了小餅乾。第一個客人已經招待完畢!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