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遲到的約定01

*最近三次元身體不開心,會很慢更⋯


0.
比賽結束,澤村背著包包走上巴士,他習慣坐在巴士的中間,他常常撐著下巴看著窗外,一閃而逝的、在金黃色陽光下即將融化的街景,或者閉上眼睛,沈沈睡去。

他剛把疲憊的身體放入椅背,發出一聲微小的喟嘆,轉頭看向窗外,也不知怎麼的,在一群熱情的球迷之間,他一眼就看見那個人。

那雙棕色的眼眸,此時此刻也正看著自己,微微帶笑,跟以前常閃著惡作劇的頑皮笑意不同,只是一種純粹的開心在那雙眸子閃動。

澤村很久沒有感覺到慌張,成為職業選手快十年,兩好三壞滿球數、四壞球保送,甚至被轟出全壘打,他都不會再緊張到掌心發汗、但現在甚至是背脊也佈滿細小的汗珠,巴士緩緩啟動,他立刻跳起來、沿著走道跑起來,在每一扇窗戶看見那雙眼眸,那個人只是淡淡一笑,開口無聲的說了句「笨蛋」。

他只能坐在巴士最尾的位置上,看著那個人朝自己揮了揮手,有一股不明所以的情緒在胸腔裡亂竄、鼻腔忽然感覺一陣酸意,他只好用力握拳,抑制眼眶打轉的淚水。

「御幸⋯」
低低的一聲,淹沒在巴士轉動的噪音裡,只有澤村自己聽得見。

1.
御幸一也,他相信這個人可以讓自己看見不一樣的世界,所以想追逐夢想,澤村榮純來到了東京。

澤村在高中畢業前就在選秀會上得到多個球團的指名,他喜歡棒球、渴望再進一步踏到那個賽場上,不過他希望自己的球落入那個人的手套裡,而那個人在念大學,自己也可以拿到體保的資格去大學的⋯如果⋯如果問自己的心,最想要做的事情,那麼肯定是⋯

他靠在宿舍走廊邊,風從市區吹來,一股涼意間帶著一絲潮氣,他側耳聽著練習場還傳來後輩揮棒擊球的聲音,他在漆黑的夜裡摸索著對未來的想像,瞪著手機螢幕發著呆,耗費腦力、額外疲憊。

先前才給克里斯前輩發去訊息,雖然也想問問御幸,可是他總擔心不知道如何應對。要對當事人說出想跟他一起繼續打棒球,總是覺得格外困難,畢竟那個人這麼壞心眼,又不知道他又要怎麼捉弄自己了。

掌心上的手機螢幕突然發出光亮、隨之而來的是震動,嚇得他差點失手把手機摔到一樓,在驚慌之間他不小心按下接聽鍵,那人低沈的笑音從手機傳來、也從稀微的星光下輕輕傳來,這一瞬間,他再度覺得自己在這個人面前無處可躲,十年以後的漫長歲月裡,他才明白那是命運,在他不懂的時候,早就在自己身上套下一圈又一圈的繩索,無論如何,他都不會,也不願離開。

「笨村!老地方見!」
澤村聽見那個人的聲音,因為詫異而無法清楚辨別語意,手機傳來嘟嘟聲他才猛然驚醒,急忙往樓下的階梯奔去,然而星光微弱並不能照亮黑暗,但他仍能看見御幸一也挺拔堅實的背影,往前一步一步,在那個觸手可及的未來。

所謂的老地方,其實是販賣機旁,御幸投了一罐黑咖啡,然後歪頭看著澤村說:「一樣嗎?」見澤村點了點頭,御幸直接按下熱可可,他彎腰撿起,起身的時候拋給澤村,見澤村接到時輕聲的說了句:Nice Ball!

「去職棒吧!」販賣機的玻璃上閃動著白色跟紅色的光芒,輕輕滑過御幸的眼鏡鏡片,澤村分不清楚御幸說這句話的原由,只是呆呆的問著:「為什麼?」

「你那個成績不怕大學畢不了業嗎?」販賣機紅色按鍵的光芒劃過御幸的鏡片後的眼睛,澤村發誓他看到認真的嘲笑,忍不住跳腳。

「我會去的!畢業以後,我也會去的!所以呢!到時候你就是前輩了呢!」御幸輕啜了一口咖啡,然後隱去所有笑意,只是沈靜的看著澤村。

「那到時候我會好好照顧你的!你還要叫我前輩喔!」
「是是是,澤村前輩好⋯」御幸刻意放輕了語調,敷衍的態度,讓澤村還是再度感受到自己被捉弄了⋯

因為年級不同,他只有高中一半的歲月可以跟御幸一也一起打棒球。自己在職棒二軍奮力打拼,期許能早日升上一軍,能夠讓那個人在大學看見自己在職業球場的光芒,然後完成那個約定,總有一天,他們要在同一個球場上成為彼此的搭檔。

他一直都在等待那個約定的主人前來赴約,但隨著自己升上一軍、漸漸成為主力投手,那個人卻在這段歲月裡從自己的世界淡出,幾乎消失殆盡,十年的時間,直到今天⋯

TBC.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