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魚草

噗浪:https://www.plurk.com/Goldfish0101

[御澤]遲到的約定04

6.
御幸坐在往自家的樓梯的最底下數來第二個還第三個梯板上,即使已是靠近夏天的夜晚,金屬依然涼冷若水。他抬頭看看這座城市的夜空,星光斑斕,他總覺得似乎曾有這麼一個夜晚,頭靠在自己大腿昏沈乏力的澤村,跟他一起看過這麼一片星空⋯

是了,他想起來,御幸敲了敲被清冷的空氣吹醒的腦袋,是自己回青道的那一天,在販賣機邊買了飲料,兩個人晃到操場,一圈又一圈的走著,誰也不想結束這個彷彿無止盡的時刻。

物換星移,十年過去,他沒想到還有機會,望見那個曾經年少得意的自己,還有那個吱吱嚓嚓如枝頭麻雀的投手少年,一同望向同一片星空、同一個未來。

雖然懷念過去的單純很好,不過感冒可就不怎麼好了⋯他伸手推了推澤村,澤村眨眨眼睛轉頭看看自己,露出一個極度傻氣的笑容,御幸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把人架起來,一步一步往上走,幸虧澤村雖然意識不怎麼清醒,不過叫他好好站好好走,都還能跟著指令走。畢竟醉酒的澤村,他是第一次看見。

但也有很多以前就知道的事情,比如說澤村一生氣,金色的瞳孔就會微微放大,然後隨著情緒激動越發金黃盪漾。澤村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手指頭會在桌上輕輕的圈畫幾個圓圈,是不會發出聲音的,只是有這麼一個動作,開檢討會的時候,他經常看見然後就這麼記起來了。

還差個三階,澤村突然抬起頭,疑惑的眼神看著御幸,似乎不怎麼明白為什麼自己在這?然後,只見澤村輕輕的一笑,說了聲「是御幸耶」,帶著酒氣的嘴唇吻上自己,像小貓濕濕的鼻子擦過,瞬間,澤村就閉上眼癱倒在自己肩上,御幸差點吃驚的把人摔下階梯⋯

大約是酒精作祟,御幸睡睡醒醒了一夜,頭痛得不得了,看著澤村一臉傻的吃著飯,就知道澤村什麼事也不記得,御幸送走澤村以後,日子照常運轉,他依然常常因爲工作東奔西跑的,他自己也明白,他不特別想在一個地方停留,即使是自己成長的東京。

他曾經跟幾個女孩交往,他想自己是不是無法忘懷父母親在的時光,所以一但他們不在了以後,東京才不能留住他的腳步。不過當他握著女孩白皙的手、吻著女孩,再甜美的氣息,也不足以讓他留戀。

倉持之前只在酒液搖晃的杯子後透著折射的光芒看著御幸,說那是沒有遇到對的人。

也許像父親那樣,即使已經生死兩分,仍然守著跟母親曾經生活的地方,然後養育他長大,那就是父親的愛,樸實無華卻堅定不移。

所以有時候他會覺得真愛也許是一種守護。然後他會覺得自己只遠遠看著澤村成長,似乎互不打擾,就是一種守護,或許是一種愛情的方式?

不過⋯那個如同小貓般的輕吻,依舊在他心裡輕輕蕩起細細的漣漪。

7.
澤村手肘靠在膝蓋上,毛茸茸的腦袋上披著毛巾顯得柔順,汗水滑落下顎在地上點成幾個圓點,他還沈浸在下半季爭奪冠軍的激情之中,想著剛剛的那幾顆好球,帶著厚繭的指尖還在模擬著剛剛的球感。

旁邊的袋子突然傳來收到訊息的鈴聲,他連忙拉過來掏出手機,解開密碼鎖後看到是倉持前輩約吃飯的訊息,雖然也很高興,但對於不是那個人傳來的訊息,喜悅似乎總是少了一點。

自從季初跟御幸一也重逢,他有事沒事就會發幾條訊息過去,一開始都沒有回覆,總覺得幾分羞赧,後來御幸一也回覆了,說是到美國出差去了,日本的手機沒打開,酸了幾句他在球場上的外角球不是不受評審青睞,真的是壞球⋯好好注意手臂要揮到底啊之類,像是高中一起搭檔時的話語,然後不忘帶點壞心眼,如此熟悉如此懷念。

自己發過去的訊息如果如雪片飛去,御幸一也傳來的訊息大約如同陽光從濃厚的雲層探出一片又一片,溫暖的光芒。

居酒屋的木門喀啦喀啦響著,澤村低頭探入,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轉頭一看,是約他來的倉持前輩,他抬頭一笑,兩人就進入了居酒屋。

剛打完比賽,只稍微填了點東西,其實還餓著的澤村顧不上點些串燒還是什麼的,直接點了一個丼飯。

「今天比賽很精彩呢!」分屬不同職業聯盟的倉持點好了餐點,笑著看著大快朵頤的澤村喝下金黃色的啤酒。

「期待今年可以跟前輩的隊伍爭奪日本一!」澤村聞言馬上從碗裡抬頭,大聲發出聲明!

「好了好了你小聲點!這個大嗓門還真一點沒變!你們隊的捕手都不嫌耳鳴嗎?」

「小林前輩才不會呢!」

澤村心滿意足的跟丼飯纏綿完畢之後,開始進攻串燒跟啤酒,倉持跟他聊了各支球隊的最近的表現跟戰績,隨後話鋒一轉。

「你跟御幸最近聯絡得滿勤的吧!」
「嗯嗯⋯季初巧遇一次就一直有聯絡。我上次送了他比賽的門票,前輩也有來看喔!」

「因為是在東京吧!我上次送了札幌巨蛋的門票,他就沒理我!」

「倉持前輩送札幌的比賽門票根本一點誠意也沒有啊⋯曾經是搭檔的我才是真心誠意啊!而且還是本壘後方的好位置呢!」

「難怪御幸上次跟我抱怨你投球亂七八糟的!看得太清楚了的好位置!」
「真的嗎?我那天明明就無失分啊!」

澤村沒說的是,有時候御幸一也回東京,時間算得上的時候澤村會相約吃飯,那時候他就會住在御幸家。兩個人坐在御幸家門口的階梯上,邊喝著啤酒邊看著天空。睡醒之後,在御幸家還會蹭一頓早餐,他才慢吞吞的離開去球場訓練。

一個球季下來,曾經空白的十年漸漸被填上了色彩,新的記憶繽紛如英。

他想,只要不再斷了聯繫,那個沒能在球場上奮鬥的約定即使沒達成,只要兩人還並行著,也算延續了約定的一部分。

----

努力爭取下篇完結!努力下週更新!

评论(5)

热度(38)